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從追求「美」到嚮往「美好」的婚照

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專精一思的婚攝師

婚照順應心境

Jan從事婚禮攝影十年,三年前創立自家品牌。起初,他較崇尚具電影感的暗黑風格,總希望令每一張相片完美無缺,細微調校每一個動作,花許多時間擺拍。直至一次有長輩詢問:「為什麼這些婚禮相看起來不太開心的?」他有感而發,改為現在的明亮風格,順應婚禮的喜悅心境,心神放在捕捉每個真實的情感,守護無價的真摯表情和温馨時刻。

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專精一思的婚攝師

對Jan而言,攝影是用最美的光與影來記錄事情;這份記錄讓人得得以分享美好的事物,並使珍稀的瞬間成為永恒。Jan尤其喜歡拍攝富笑容的婚照,皆因兩個人結合本就該是樂也融融的。Jan的舊作較著重「型格」,笑容疏落;現在則兩方面平衡,高貴氣概之餘,不忘歡笑。

同在一起的Big Day

相比婚紗攝影,Jan更喜歡拍攝婚禮Big Day。因為Big Day的一切不可重來,需要更強的洞察力,拍出的情感倍加真摯,這些現場動靜讓他樂在其中。

因疫情關係,近年很多婚禮都未能如常舉行,Jan對在酒店房內舉行的幾場微型婚禮特別印象深刻。雖然微型婚禮出席人數少,精簡得只有最親的家人參與,証婚場地空間也相應縮小,但Jan反而體會到新人與親人們之間的親密感。前所未見的近距離讓他不禁反思:婚禮是否必須大排筵?大概,生命中要最重要的人都在已足夠。

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專精一思的婚攝師

風雨不改的職責

在成為婚攝師前,Jan從事系統工程,每天對着死氣沉沉的編碼;今天從事照料人像的婚禮攝影,職責不無反差。

Jan對待婚攝的態度極其認真。他習慣工作前先定妥時間表;若是陌生的工作地點,他會盡量事前自己到附近先走一轉 。他深信總準備功夫愈完備,當日的流程愈暢順。

婚攝是一份需要極大責任感及意志的工作。Jan憶述:幾年前,他曾在已反覆發燒一星期的情況下,強撐Big Day的工作。那對新人在船上證婚,自己船頭拍得興起,不慎吹了海風,病況直下。好不容易捱到晚宴完成,不敢怠慢的安排入院檢查,竟發現患上腎炎,最終留院五天才康復。「幸好留院那一整星期沒Big Day,不然不知怎辦。要知道新人總不希望大日子當日出狀況,突然被通知改換另一位攝影師。」大病當前,Jan記掛的,始終還是客人的福址。

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專精一思的婚攝師

婚攝工作繁重,Jan難免犧牲了和家人相處的日子,有段時期跟兒子感情生疏。「因禍得福」地,疫情下他的工作量減省,現在半天婚禮大行其道,倒把父子距離拉近了許多,工作與生活取得平衡。Jan固然盼望婚禮攝影能成為他的終生職業,畢竟這是他喜愛和擅長之事。然而這行業所需的體力著實不少,隨年齡增長,難免不勝奔波。唯有趁現在還能享受工作,盡情好好地去享受。

可貴的同行者

Jan對遇上過的每對客人、每位合作行家,皆心存感激。特別是他的舊拍檔,因為他教會了Jan全面的攝影概念,為他在攝影上的層次提升立下可靠基礎。婚禮後得到新人和親友們的文字讚賞,同樣是Jan一路堅持下去的原動力。Jan的人生格言是「相信自己的人,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」,誠然,他的職業生涯活出了這份精神。

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專精一思的婚攝師

攝影匠人

若不當婚攝師,Jan有想過自己會從事什麼行業嗎?他笑回:可能是咖啡師,因為他喜歡手沖咖啡。手沖咖啡像攝影,選豆就像挑取攝影風格,味道五花八門;即使採用同一款咖啡豆,每次沖咖啡的用水量、水溫、水流、咖啡師,帶來的變化猶且層出不窮,一如攝影師之於攝影風格。像Jan這種嚴謹、對細節觸覺敏銳的攝影師,在商業化的市場中實屬難得,稱之為「匠人」亦不為過。

攝影師專訪|Jan Pictures:專精一思的婚攝師

IG:janpictures_
Website:www.jan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