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yle Shoots

專訪連詩雅:Nothing Good is Ever Easy !

RW Team20 December 2019

過去一年,有人說連詩雅比較靜,原來是因為正值轉唱片公司的過渡期。雖然銀幕前的工作少了,有留意Shiga社交平台的卻發現反而看多了她的不同面向,有時開Live自彈自唱、有時自己拍片、剪片分享生活,有時又上載健身照片和片段,生活同樣多姿。直到最近再活躍於大螢幕前,大眾最有印象的應是Shiga所參與的一個電視旅遊節目。節目內,她到韓國莞島體驗漁民生活,親自落海採海螺收割昆布,貼地的舉動令不少網民表示對她改觀,大讚「入屋」,一洗以往同樣拍攝旅遊節目時予人的「港女」形象。難道沉澱一年過後,Shiga決心「洗底」,改變自己?也許。不過,也許正如她自己所言,所謂「改觀」,只是源於大部分網民從來都沒有真正認識過連詩雅。今天,讓我們一起撥開偏見,細閱訪問,可能你也會發現,在撇除所有標籤過後,她也是一個可愛女生。

「女神」VS 「港女」

專訪連詩雅:Nothing Good is Ever Easy

First look on Shiga : wedding gown by Le Soleil Bridal Closet | floral decoration by Yusaki Hanaya | earrings、necklace、bracelet & ring by Buccellati Macri Classica collection / shoes by Rene Caovilla

擁有高䠷身材、標緻臉孔,Shiga一出道便成為男生們的「女神」。至於女生,即使不是連詩雅的歌迷,當她的歌一響起,也會不自覺地跟著哼唱;未必牢牢記得她的樣子,但都會記得她的聲線–溫婉卻有力,像閨蜜的聲音,也像自己心底內的喊話。獨特的聲線加上說故事般的演繹方法,令她的歌成為自成一格的「連式情歌」。不少聽過Shiga現場演繹的人,都會認同她是「唱得」之人。

好端端的一個女神package,因為緋聞、大意的英文、旅遊節目上有關遲到和要工作人員遷就的劣評,頓成「港女」,冤枉嗎?Shiga直認自己的確是一個「港女」。「香港女生普遍獨立、堅強、自主,我希望我也是這樣的女性。」至於舊帳,她表示只好埋怨自己的大意。

「不介意養埋男朋友」

專訪連詩雅:Nothing Good is Ever Easy

Second look on Shiga : weddng gown by S.A.Bridal | floral set up by Yusaki Hanaya | earrings、necklace、bracelet & ring by Buccellati Ramage Collection

大眾對「港女」的另一個指控是貪慕虛榮,剛好Shiga交往過的男生都家境富裕,是否只愛有錢仔?「我希望做到自己賺錢自己花,因為我很怕看人臉色。我的媽媽也是一個女強人,我想和她一樣也有經濟能力養活自己和家庭。」介意依賴另一半,Shiga卻不介意在有需要時養活他。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際遇,如果另一半遇上困難,他沒有工作而我有,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熬過難關。就算我的金錢付出比較大,我也不會介意,最重要是對方不會覺得理所當然,有努力上進解決問題,這才是最重要。」是的,一段關係就是要彼此扶持,不論貧窮,也不論富貴。

從不・孤身走

專訪連詩雅:Nothing Good is Ever Easy

Third look on Shiga : wedding gown by Le Soleil Bridal Closet | bouquet by Yusaki Hanaya | earrings、necklace、bracelet & ring by Buccellati Opera Color Collection

每個藝人都有過高低潮,Shiga自覺是幸運的一個,因為事業上,她的高潮很短,低潮也是。在不斷的高高低低之間,原來她已經入行快10年,但不論哪個階段,她從來不用孤身走過。「在我得意的時候,不會有人刻意要來奉承我,在我低潮時也沒有同事會走來貶低我,這些同事就是我的戰友。從我出道到現在,他們一直看到最真實的我。」在娛樂圈中,不論高低都有人在身邊提醒扶持,對藝人來說絕對難能可貴,不過可以真正幫助自己渡過低潮的,還是自己。因此,Shiga有一句自勉的格言,“Nothing good is ever easy, nothing easy is good”,鼓勵自己迎難而上。

謝謝・過路人

專訪連詩雅:Nothing Good is Ever Easy

Forth look on Shiga : weddng gown by S.A.Bridal | bouquet by Yusaki Hanaya | earrings、necklace & ring by Buccellati Tulle Collection | bracelet by Buccellati Macri Classica Collection

每個人的感情路上,都有至少一個刻骨銘心的「過路人」,Shiga慶幸自懂事之後,遇上的每個另一半都教會了自己一些東西,即使是懂事前遇過的不好的人,也至少教自己知道:以後也不想跟這種人有關係了。過去的便由它過去,最重要是珍惜目前。從前的Shiga是個「外貌協會會員」,也想找一個對自己最好的人,但年月過去,現在的她更想找一個合眼緣的、疼愛自己之餘,也疼愛身邊人的人。「愛情在這一刻是愛情,十年以後便是感情」。的確,愛情裡的火花不能燒到永遠,但當愛情已經變為感情時,那個孝順又顧家的人,還能永遠帶給你幸福。

說到這裡,誠如Shiga所言,也許是她長大了變了,也許是網民從來沒有認識過連詩雅,但無論如何,在連詩雅要感謝的過路人之中,也絕對有她自己。

text:R.W
design:Tammy Tan
photos:Dicky Ma
makeup:Zoey Chin
hair:XING maQuillage
wedding gowns:Le Soleil Bridal Closet & S.A. Bridal
jewellery:Buccellati
florist:夕咲花屋 Yusaki Hanaya
shoes:Rene Caovilla
video:Barry Yuen @Wonderwall Videographic
Special thanks to Billy Onair Photography for the studio

FOLLOW US

婚姻的意義,遠不止於籌備一個婚禮。From girl to lady,《Research Wedding》的存在,為要讓即將成為人妻的妳,變得愈發知性優雅,更懂得愛與自愛。

Realted Post

Style ShootsCoverstory

專訪蔡思韵Cecilia:她的幻愛與真愛

艱難的這些星期下,慶幸還有香港電影《幻愛》,一部浪漫奇幻的愛情影畫戲,讓我們忘憂地投進戲中劉俊謙與蔡思韵的世界。這回大家看到蔡思韵(Cecilia Choi)穿上一襲婚紗,坦言有隨時結婚的可能性。「我聽過一個想法是,如果你們可以一起煮一餐飯,卻沒有吵架的話,你們就可以結婚了。」未知蔡思韵、劉俊謙兩口子有否一起煮過飯,但這一趟,正好讓大家進入蔡思韵、《幻愛》角色欣欣及葉嵐的感情世界吧。 求婚,兩個人的承諾 近月來,蔡思韵成為各大媒體的寵兒,影過不少訪問硬照,當然我們找她穿上婚紗,名正言順談談自己對婚姻的看法,承接上文,她覺得二人怎樣相處講求感覺,一拍拖就是希望與對方一起,只不過,為何是煮飯見真章?「因為煮飯很趕急,又有很多突發事情,很短很濃縮的感覺,反而更容易激發二人那種憫憎和吵架,所以煮飯可能更準確。」有趣是,疫情關係下,她真的多了很多煮飯的機會,估計劉俊謙未曾表示過吧。她直言,接受不了對方在一大班人面前求婚。「我覺得求婚是兩個人之間的一個承諾,應該簡簡單單就可以了,反而有一大班人的話會很尷尬。 婚姻,短暫的Melena最似我 蔡思韵與「婚姻」其實早有關係,畢竟她的入行成名作,就是ViuTV劇集的《短暫的婚姻》。她不諱言,劇集中的Melena是最貼近她本人的角色。「老實說,當時演出時我沒有太大的角色設計,除了把她的年齡感改得比較成熟外,那性格也很貼近我本身,所以飾演這個角色時算是比較舒服。再加上,Melena是一個很溫柔、很有耐性,對事情會選擇退一步去想清楚的人,當中有一種容忍,而我的個性亦是遇問題時,先會靜下來想一想,是比較少主動出擊的那一種人。」反而之後參演的《返校》,她的角色是個非常有個性、堅強、勇敢的女老師,她非常欣賞也想成為角色的化身,可惜她自言現實中的自己比較內斂一點吧。 幻愛,欣欣與葉嵐 來到近日上映的《幻愛》,蔡思韵卻真正發光發亮,一人飾演兩角,欣欣是清純,葉嵐則是外表吸引,背後卻是為了一切而不擇手段,犧牲色相付出身體也在所不計。「戲中角色比較複雜,她算是有兩個層次,一方面的她外在很堅強,內在很脆弱,另一方面的她,外在是一個很需要被愛的小女孩,但她反而是最堅持、最勇敢去愛的那一個,是一個很複雜、有很多元素在內的角色。」她表明最愛今次《幻愛》角色,全因夠複雜,演繹時極具挑戰性,同時電影至今為她帶來不少提名、獎項及讚賞,相信她也大感滿意。 小學階段,無憂無慮 《幻愛》葉嵐的成長,很大程度與她的童年有關。蔡思韵慶幸自己童年過得不錯,可以回到過去的話,她也會選擇回去小學階段。「那時候的自己真是一個小朋友,無憂無慮,然後對這個世界充滿希望,同時因為未知而非常勇敢,如果有機會我也希望回到童年時自己,去感受那種小朋友才有的勇氣。」只可惜,時光機還未發明成功,時光這個壞人偏卻決絕如許。「過去的我算是比較留戀過去的人,但是最近這一年長大了少許,成熟了少許,我開始覺得自己屬於展望將來的人,可能是心境轉換了。我不可以說自己很成熟,但可能真的隨着年紀長大後,開始懂得不應該太介懷或留戀,反而應該對未來有更加多的希望,然後想怎樣走下去才是比較重要。」說著說著,她其實只是26歲,歲月果真催人老,尤其是現今的香港。 真正靚女,扮醜都不會醜? 展望未來,她想挑戰一些比較型的角色,嘗試一些武打動作,甚至醜女的角色。「人家說真正的靚女是扮醜都不會醜的,我希望我會成功。我覺得自己也可以挑戰一下喜劇,看自己有沒有一種引人笑的特質。」作為演員,她有很多想像,卻深明一切都無法控制,還是隨遇而安最好。「如果你很喜歡那樣東西,你一定會很想不斷地做、做得更好,所以我很喜歡表演、很喜歡演戲,我自自然然會希望自己可以做更多更好的作品,做自己喜歡的角色,那是因為我很熱愛,但同時我會抱持一種隨遇而安的心態,因為我相信機會來的時候,是上天給你的,自己很想很想要的時候也未必會有,但有時候在你不經意的時候有了.就是上天給你的一份禮物,所以只能夠隨遇而安。」也許,面對《幻愛》當中的兩難,面對現今的香港,保持隨遇而安,也是最能夠做的生活哲學而已。 Text:DebrisPhotos:Billy Onair PhotographyMakeup: Will WongHair :Nick @Orient 4Wedding Gown : 初朵 hanah BridalTO BE WEDJewellery : CourbeginningFlorist & Decoration : Yusaki HanayaShoes : Rene Caovilla Video : Wonderwall VideographicVenue : Ohana Tiki Lounge

RW Team22 June 2020
Style Shoots

專訪利君牙:我想做喜劇女王

現今新一代藝人,能歌善舞口才了得,似乎缺一不可。利君牙就是一例,2015年毛記電視開台至今,她集主播、演員、主持、歌手、模特兒於一身,非常享受自己所做的一切,但面對愈來愈艱難的社會現況,她試過為同事好友辭職而喊足兩星期,也深感今年很多事情無法做到,但她依然努力向其他人學習,正面樂觀面對荒謬世界! 我就是利君牙 未成為「利君牙」一角前,原名為陳柏寧的她,本來在大學攻讀公關及廣告,自言是「Event界的王者」,未畢業已兼職做很多不同Event,亦曾經在《100毛》維園年宵攤位幫手,結果被「腦細」林日曦看中。「後來有個朋友inbox問我,有否興趣做毛記電視,我覺得好似幾得意,就這樣去做了。」她直言沒有發過明星夢,不過自小就愛在台上表演,尤其享受看到台下觀眾的笑聲,所以可說是一拍即合。 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,到底「利君牙」一角是如何誕生的?「好似是花了一分鐘想出來的。」她直言,本身有四分一印度血統,適逢當時毛記電視想惡搞無綫主播的名字,所以不用一分鐘,她的角色已經定好。「無綫有利君雅,嗱,你就叫利君牙啦!」她甚至忘了誰人曾照顧過她的感受,心底卻覺得,總之欣然接受好了。 想當初,如果她沒加入毛記、沒成為利君牙的話,深信自己現在還會繼續做公關。「然後,我會很羨慕其他做到『利君牙』的人,因為現在我很喜歡自己所做的事。我很喜歡舞台,想過不少方法去表演,卻確實沒想過用這個方法。」到底,利君牙這個角色,實際上與她真人相差多遠?「我的演技太差,所以這是100%的我,從未扮過任何人。」她,根本就是利君牙了。 戀愛大過天的對面 在利君牙這個角色身上,她遇過不少劇本,當中很多是準備時間很短的廣告短片,也試過參演杜汶澤主演的舞台劇,從中得到一個陪伴她兩個月的「死港女」角色,讓她很想隨著劇情類方向發展,未來甚至想做喜劇女王。「自小我喜歡表演,上過不同課程,人生第一個報讀的是『喜劇修練課程』,所以現在能做到一些令人歡笑的角色,真的很開心。」 說了一大堆工作事宜,利君牙是否工作至上的女生?還是心底裡也有「戀愛大過天」的時刻?她笑說,自己牢牢地站在戀愛大過天的對面。「我和男友都喜歡工作,所以有時約會卻不幸撞正開工而取消,大家都會明白。我亦很慶幸大家一起工作,不用解釋那麼多,當其他人可能未必明白,但他一定會了解。」目前她說暫時仍以工作為先,卻喜歡安排家人、朋友、男友一起相見。「這樣是最慳時間,所以最好一次過約很多人。當然這陣子不能夠啦,但歡迎大家之後學我這樣做。」 辦公室戀情,是好事還是壞事?尤其男友阿Bu也是公司「腦細」之一。利君牙坦言,從另一半的身上,她亦學習了不少。「他很善於將工作與其他事情分開,不會將工作差的情緒帶回生活。我以前不懂得這樣做,每當工作很忙,就容易發脾氣,控制不到自己,但他面對的事情肯定大過我,試過剛才講電話很激動,轉頭又問我想吃甚麼,他真的很犀利。」提到男友,她一臉甜蜜的說,可見辦公室戀情對她未有構成任何壓力。 喜歡香港的所有 利君牙不諱言,加入毛記後,既認識男友也認識一大班好友,更讓她參演了第一次舞台劇,找到自己想要的方向,絕對是人生的一大轉捩點,她亦不忘讚賞「腦細」林日曦。「我很懂得在不同人的身上,找到值得學習的東西,例如我老闆林日曦不喜歡重複,可能4場演出中,他會將4場改成不同版本的稿,本來覺得『唉⋯⋯』,但慢慢發現這是好事,更學會了他這個習慣。至於在其他人的身上,我又會嘗試學習其他東西。」 說到尾,身處逆境之下,還是要保持正面樂觀。「有時講電話,都會發現朋友無意間說出移民的念頭,我暫時仍未有離開的想法,始終很喜歡這裡的所有人和事。」喜歡看見別人歡樂,利君牙又會如何叫人樂觀面對?「我覺得現在很難叫人樂觀一點,最重要是能夠找到令自己平靜的事情,例如我喜歡彈結他,每每遇到不開心的事,晚上就會彈結他,然後看到不少留言都在稱讚我的話,可能就會開心一點。沒錯,我就是這樣的膚淺,讚我啦,多謝!」面對這個荒謬世界,有時膚淺一點也不壞。 magazine/ @research_weddingcelebrity/ @teeth.mavisphoto/ @evelynchan.wyhair & makeup/ @whiteoak_makeupstylist/ @kittyw624gown/ @la_ceremonie_atelier | @fianceebridalroomfloral & decorations/ @yusaki.hanayabouquet/ @agnesb_cafefleuristejewellery/ @untitled.studiovideo/ @rollingwedding

RW Team27 January 2021
Style Shoots

專訪張紋嘉 & 林子傑:「我愛你」 不如 「多謝你」

每段關係,都有濃淡遠近時。剛開始時兩情親近,隨著時日過去,情人慢慢變親人,反而愛在心裡口難開。歌手Crystal(張紋嘉)與舞台劇演員Ronald(林子傑)拍拖3年多, 二人都是從事表演事業,面對女方這位前輩,無論收入和知名度都較男方好,對某些情侶而言,可能是關係積下怨懟之始。然而Crystal和Ronald這一對,非但沒有互相嫌棄事業上的差距,反而是互相體諒,只是藏於內心深處的心存感激,二人有沒有都好好說出口?月前,Crystal把Ronald「扔」 到電視真人騷中接受調教,看似是把男友調教為一個好男人,最後卻原來發現,因為相愛,是對方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。 男仔與男人之間:保留童心 認真工作 Crystal與Ronald是姊弟戀,姊弟戀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女生嫌男生不夠成熟!Crystal在節目中提過 Ronald衝動、大脾氣,然而由「男仔」到「男人」, 當中需經過多少歲月歷練?《調教你男友》的主旨是 “Be a Better Man”,經過「南丫七日」,Ronald有進化成「男人」了嗎?Crystal表示:「我自已對男人的理解在於『責任』,男孩行事可以很隨意,可能他會覺得還有時間去放任,先做了再算。但男人就是你每做一件事都會想後果,會思考之後會怎樣。就算現在我都覺得 Ronald不完全是一個男人,但這未必是壞事,因為他還有顆小朋友的心,而我是很珍惜他保留的童心。另一方面,他在工作上有『男人』的一面,例如在工作時,他的原則會守得好緊,這也是我欣賞他的地方。」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吸引,任何時候都是至理名言! 男人與社會之間:成大業 身為男兒,有種責任,照顧婦孺是基本工作,推而廣之就是照顧同行者。Ronald也有這種抱負,希望為自己的行業、為社會出一分力:「我的第一步是成立舞台劇工會,我認為有些東西是要透過團結的力量才可以改變,舞台劇這個行業始終是很小的圈子,香港不多人會去劇場睇劇,我希望成立工會,可令大眾認識,感覺舞台劇的從業員都是專業的,希望得到社會認同,進而爭取令行內人的保障。工會之路長路漫漫,困難重重,但我認為每件事都是由零開始的,不應因為覺得『不會有』就不去開始。」對,做任何事不是因為看見希望而堅持,而是因為堅持才能看見希望。 在你與我之間:「我愛你」不如「多謝你」 看《調教你男友》其中讓觀眾深刻的一幕,就是Ronald變身Crystal男神,大眾驚鴻一瞥覺得「像極了方大同」,固然令人拍案叫絕!那首法文歌、那碟卡邦尼意粉,令人隔住個mon都覺得甜,不過最令Crystal感動的是Ronald的一句 「多謝」:「那句『多謝』我會一生記住!很多時喜歡一個人會說『我愛你』、 『喜歡你』,但那個『多謝你』背後是另一個故事。感動是我倆過去大大小小的事積累而來,例如在我生日時一起去法國旅行,他會很花錢在我身上,但他當時的收入不是很多,當一個人有10元願意給你9元,別人覺得是區區9元,但對我來說就很珍貴!這些是很微小的事情,但我就是很感動!」 難怪此女子在節目上真情流露說不介意提供軟飯:「當然『軟飯論』不是說男朋友可以什麼都不做,我反而覺得因為他有很強烈的理念和夢想,有個目標想追,那件事可能跟錢沒關係, 但那種精神是比錢更偉大的!」當感情濃到一種程度,就是你與我之間再不分你我,你的夢想注入我的信任,無分彼此一起逐夢。 不過就算是信任,作為男人Ronald都有壓力:「我想某程度上始終她是前輩,這個社會不期然令男生給自己添加壓力,覺得男士的成就或人工要比女生好, 才可以給她一個安穩的家,慢慢你就會清楚那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。幸運地這幾年的工作也不需要她幫忙,她一直很體諒我,所以我是衷心多謝她的體諒。不是說說而已,而是她真心明白,像她剛剛所說,她明白我怎樣想。」當女士嫌棄伴侶不夠上進;當男士批評女友不夠細心,一句多謝背後是一份了解,一段感情除 了愛,還需信任與明白,才能並肩走下去。 photos : Ray @raytsangphotography gowns : @tobewed_official suits:@modetuxudohair & makeup : @makeupbees jewelleries: @buccellatimilan video : @kelvinkawahvideo bouquet : @makeyourchoicesss_floralab bouquet ribbon :@immortalfabwreath shoes : @renecaovilla

RW Team15 November 2020
Style Shoots

專訪曾美慧孜:娶我這個人,他一定得支持我的工作!

美麗、聰慧、孜孜不倦,是父母親對曾美慧孜的期望。初次看見小美真人,這位內地女演員正禮貌地跟工作人員打招呼,穿著樸實、形象水靈柔美,令人難以想像,她可以演活一個性上癮的智障妓女。然而這就是演技!全裸、智障、沒有對白,這些一般演員不敢碰的題材,她卻視為珍而重之的機會,把過往參演時積存下來的力量在《三夫》中一舉爆發,終入圍及獲得多個「最佳女主角」殊榮。即使未能完全接受電影尺度的,也不會否定她的實力。有評論形容她「用肉身成就電影」,導演陳果也表明,拍《三夫》最大的得著,就是讓一名出色的演員讓人看見! 現在的曾美慧孜被看見了,正處於演藝事業的高峰,但就如許多30歲的女性一樣,事業剛起步,同時有了想結婚生子的渴望。面對這個兩者對立的偽命題,一如以往,小美懶理無懼,事業要、Soulmate更要! 為《三夫》獻上第一次 在《三夫》戲中,小美所飾演的小妹與婚紗也有不少互動。憶述角色小妹在屋村的高層走廊,伸出半身扔婚紗的一幕,陳果說看見小美的忘我演出都緊張得捏了一把汗。原來這也是小美在整套電影中,感觸最深的一幕。 「我覺得婚紗對於每個女孩子來說,都是神聖而純潔的,而純潔是最有力量的。我第一次穿婚紗,應該就是在《三夫》裡。當時拿到那條婚紗,雖然是坐皺了的,但我還是覺得…啊!好神聖啊!然後今天所有婚紗都那麼漂亮,其實蠻感動的!」 婚紗於是小美而言,有一種神聖的地位。也正因為如此,那場扔裙紗的戲,讓小美感受最深! 「雖然它不算是電影的重頭戲,導演甚至沒有具體地說是場戲,也沒有刻意地要求我怎樣做,就是讓我在那個狀態裡。但是我扔婚紗的時候,我又想到⋯⋯對於小妹這個角色來說,可能她已經放棄了幸福,或是她已放棄了自己。然後拍這場戲的時候,因為那個地方比較高,扔婚紗的那一瞬間也會有種感覺,想跟它一起掉下去。所以那場戲在我的印象裡,是充滿誘惑的。同時有點像每一個女人,在她的不同時期,都會有所掙扎、困惑、或者有過想放棄的階段。」 First Look On Chloe:floral headpiece and accessories@ lane’sbridal / wedding gown@ gardenia bridal / floral setting@ jenny chui 在小美看來,角色小妹把婚紗扔掉,就像放棄了幸福一樣,充滿困惑和掙扎。在現實裡,對現代女性來說,在適婚年齡遇上事業的高峰,可能是最常見的掙扎之一。從小學習過琵琶、古典舞、爵士舞、聲樂等十八般才藝,參加過大大小小上百場比賽,出演過電影配角,越戰越勇,直到今天走到大舞台成為萬眾焦點所在,小美誠言,「通過這十幾年的調整,我才到了一個職業生涯比較穩定的狀態,所以我覺得這個狀態,應該要好好珍惜」。即使「這兩年特別想嫁出去」,甚至拍攝是次的婚紗照時,感動得留了淚,但如果必要取捨的話,還是會以事業為先,放棄愛情。 如果他不可以接受我最壞的時刻,他就不配享受我最美好的時刻 「但不是這樣的。」很快小美便識破了事業與愛情兩者二擇其一,是編輯所設定的偽對立。 「我覺得願意娶我這個人的,他應該也了解我的工作和生活。我更熱愛工作的同時,才可以更好的愛他。我覺得女性們都可以更自信。就是娶我這個人,他一定得支持我的工作。我覺得就不存在,一定要放棄某一方面。有一個詞語『Soulmate』,是吧!」(笑) 以是次的大膽演出為例,小美得到了母親的全力支持,她相信將來的Soulmate,也會理解、接受她的每一個面向,包括那個為演戲義無反顧的她。 「如果他不可以接受我最壞的時刻,他就不配享受我最美好的時刻」,小美引用了這一句話。如果那一天,有誰可以「在某個瞬間,讓我能感到,就是他理解、可以照顧,並且安慰最弱小的那個我時」,她就願意視他為人生的美好歸宿,為他披上神聖的嫁衣,到夢想中的西西利島去,舉行一個浪漫的小型婚禮。 Second Look On Chloe:headpiece and accessories@ lane’sbridal / wedding gown@ gardenia bridal / floral setting@ jenny chui 期待,浪漫的求婚時刻! 看過電影《西西里的美麗傳說》後,小美便特別想在意大利的西西里舉辦婚禮。喜歡儀式感的她,對婚禮特別憧憬,而對於求婚,跟很多女人一樣,同樣很期待未婚夫為自己炮製浪漫。只是對小美來說,浪漫不需要花火、戒指或是下跪⋯⋯ 「浪漫是看,那個男生可不可以做到,能夠以一個非常簡單的方式,在一個很特殊的時刻,沒任何的渲染下,就在對的時間裡,他能夠打動我。這也需要一點緣份。」 Third Look On Chloe:headpiece […]

RW Team21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Elva Ni 倪晨曦:追隨內心, 做個無悔更好的自己

2019年是《Research Wedding》創刊年,當時有幸邀請到網絡女神倪晨曦(Elva)擔任雜誌封面人物。訪問中,她談及人生有三個重要抉擇,包括選美、開工作室及結婚,而面對抉擇時會順應自己的內心;2年後,香港經歷大變,Elva已正式成為人妻,更是一個新手媽媽,面對「人生抉擇」這個生命課題,她的答案依舊:要追隨自己的內心 ,那就無悔每個決定。 在愛情與婚姻上,Elva相信維繫愛情需要靠彼此溝通與信任,更不可忽略自我。Elva事業、愛情、家庭三得意,猶如被神眷顧的幸運兒。在她個人而言,沒有多理別人期望, 其實只想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。 愛情「保鮮」需要理解和包容 身兼多職的Elva,經常在社交媒體上更新自己的動向和工作,不時也會分享溫馨的親子相,但關於愛情,她卻愛得低調。當年丈夫突如其來的求婚,她感激他多年默默在身邊付出,形容他為「全世界對自己最 好的男人」,而結婚只是一個在對的時間、和對的人的一個自然決定。 在她未正式結婚之前,Elva認為維繫愛情需要靠彼此溝通與信任,而婚姻正是承諾和責任;結婚後,她對「婚姻」有更深層的理解,認同更重要是彼此能互相理解和包容。在日常生活中,與對方朝夕相處,即使性格相似或不相似,也會出現意見不合的時候,「當彼此有磨擦時, 要先站在對方的立場,看看彼此間有什麼誤會。」她亦早已領略到這是婚姻中的關口,故自己經常站在丈夫的立場。從溝通化解彼此的誤會, 所以當發生磨擦時,甚少吵架。 坦言自己是「工作狂」的她,以往經常因工作周圍飛,加上的工作時間不穩定,平衡愛情和工作方面,慶幸有丈夫的理解和遷就, 「由拍拖到現在,他也很支持和理解我的工作,但現在可能因為照顧 小朋友而需要更多磨合。」在疫情壓境之下,令彼此相處時間更多, 二人的感情再度昇華。 不能忽略愛情與自己 即使身為人母,Elva相信也要有彼此的私人時間,不能因為孩子而忽略自己本身,慨嘆養育孩子容易令她忘記自我,因除了工作時間外, 其他時間均要百分百投入、專注小孩,但可能會令人忽略與另一半相處的時間。「有時候,我們會將小孩寄托給爺爺奶奶,利用僅有的2小時相處,不論做些什麼,也彷如以往拍拖的時光。」這個習慣,讓他們重拾彼此以往的熱情,令雙方的溝通變得更好。 Elva一向予人健康形象,更是一名瑜伽導師,而她最享受的「ME TIME」絕對是做運動,「因為運動時,你不需要思考太多,讓我可以腦袋放空。」 作為新時代女性的榜樣,Elva認為現今的女性身兼多職,經濟、 思想亦較以往獨立,「不會像封建時的女性,依賴家庭或丈夫,現在的女性在思想、經濟上也是十分獨立,不會再被婚姻、世俗所約束。」 女性可以自己決定一切。她相信,女性日後將會有更多的自主權,打破傳統的框框。 在無止盡中的成長路中,成為更好 在別人眼中,Elva是一個完美的女性,猶如被神眷顧的幸運兒,內 外兼備,事業愛情兩得意,更是不少人的偶像;但在她自己眼中的「倪晨曦」仍然有很多不足,經常會懷疑自己,「我每件事情也想做得更好, 因為成長是無止盡的。我認為,現在的我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。」 在她眼中,媽媽才是一位最完美的女性,也是影響她最深的女性, 堅強的內在充滿著愛,「我覺得,在她的保護下長大是很幸福的。」除此之外,她也很佩服國際巨星安祖蓮娜祖莉(Angelina Jolie),更視她 為自己的學習榜樣。「她一心致力慈善工作,無私大愛。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做到,但未來我也想靠自己去幫助更多人、做更多慈善工作。」 原來女神,心目中也有一個女神。 text/ TszChingcelebrity/ Elva Niphotos/ Shawn Keihair/ Sing Tammakeup/ Janice Lamwedding gown/ TO BE WEDjewellery/ Boucheron & Van Cleef & Arpelsflorist & decoration/ Home […]

RW Team20 September 2021
Style Shoots

專訪廖子妤(下):追求婚禮儀式感,結婚一定要穿褂!

一個美好的婚禮,被喻為美滿婚姻的開始。自言一向追求儀式感的演員廖子妤(Fish),表示自己也嚮往婚禮。對Fish而言,一個豐富的早餐,可以為她的一天揭開愉快的序幕;即使在家工作,也會要求自己穿戴得舒服整齊,讓自己保持幹勁。不過,婚禮不等於婚姻。婚禮的畫面,早已在腦海中預演過了,但對婚姻的想像,Fish直言並沒有確實的準備。正因為婚姻在心中是如此神聖而不能隨便反悔,Fish表示:「在結婚之前,我會盡力令自己變得更好。」 具年代式的瘋狂傳統婚禮 近年不穿婚紗的「便服式婚紗照」盛行,時尚新娘簡單地身穿一條白色裙子,披上一件牛仔外套便上場拍照。雖然Fish是各大品牌的寵兒,潮流觸覺敏銳,要為自己配搭另類婚照絕對沒有難度,但她還是堅持婚紗照要穿婚紗的做法。「我總覺得,婚紗相的精髓就是要有婚紗!幼帶上身,裙身是薘薘紗裙的款式,目前最合我心!照片可以用寶麗來影也不錯。」對婚紗照,Fish有她的執著,對婚禮,則是具年代式的瘋狂。 「我理想中的婚禮是具年代式的,像身處於電影《The Great Gatsby》的場景般。當晚要 有現場樂隊表演嬉皮音樂,賓客們穿著獨特的Dress Code前來,但不需要給人情,不想他們收到我的請帖,便有一種要破費的感覺。總之他們來了,出席見證我人生中很重要的時刻便可!我現場亦會準備很多酒,讓大家喝到吐!最好旁邊有個泳池,有無限食物供應,我們一起玩個一到兩天!哈哈!」 聽上去,Fish的婚禮是狂歡型的,但派對女孩也有傳統一面,例如是對裙褂的堅持!「我覺得我出嫁一定要穿裙褂!以往在馬來西亞,我甚少見到新娘穿裙褂,但現在卻愈來愈多年輕人會穿著,我看著覺得,穿著裙褂出門,對自己和家人來說,也是個很重要的儀式!」 理想的結婚年齡・40歲? 大部分女生都有想過理想的結婚年齡,對Fish來說,曾經的理想結婚年齡是28歲,然後30歲生小朋友。晃眼,在今年的3月她便要迎來29歲了。不過,她絲毫沒有焦急,反而建立了另類思維。「以往人常說『三十而立、四十而不惑、五十知天命』,但現在人的壽命延長了,很多事情也跟著延遲。像我們的外表,保鮮期也長了,28歲也可以長得像18歲一樣,所以我把結婚年齡順延10年也沒有問題吧!搞不好,我現在還處於18歲的青春期呢。哈哈!」 這番說話,出於經常在戲中飾演中學生的Fish口中,增加了不少說服力。其實相比數字的限制,Fish真正考慮的,是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。「即使你再愛對方,實際生活中亦會有很多事情,令你不禁質疑自己:當初為何要結婚,何不拍拍拖就算!尤其在香港這個地方!」因此在結婚之前,Fish一再強調會首先學會好好地照顧自己。在踏進婚姻之前,她會確保自己有足夠的能力,即使在困難中,也學會記起當初相愛結婚的理由,讓婚姻變成一樣,此生也不會後悔的一個決定! this coverstory is created by the team:art direction and co-ordination : research Weddingwedding gown and veil : the loft bridalphoto : anthony x shawnvideo : the simple concept filmingmakeup : king yip @king’s makeuphair:kenki.Lflorist:lov floralsjewellery:chow sang sang

RW Team20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Hedwig Tam 談善言:從「局限」中打破自我

由模特兒轉戰演員,出演過電影《點五步》、《非份熟女》、《不日成婚》,作為新世代演員的談善言(阿談),「短髮、中性、倔強」是她的形象,更甚是大眾對她的既有印象。談及「被定形」,她視之為機會,更希望能打破「局限」,嘗試更多挑戰。在愛情路上,阿談更不設「局限」,不嚮往婚姻,但重視關係中兩人的相處模式,給予彼此充足的空間與自由。 「演員」讓我與世界聯繫 談善言由出道至今,飾演過不少角色。《點五步》是談善言的第一部電影。最初,她也曾經擔心觀眾對她的既定形象,會局限了她在其他角色的發揮,但現時多視之為優勢,更甚是一個機會,「若機會從不出現,則難以再作出改善,所以任何定形都不要緊,因為有定形才能藉此打破,作出轉變。」 驀然回首,她認為,自己較以往更加踏實,隨經驗的累積,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,亦讓她明白要成為「演員」則需要更多嘗試,更盼從嘗試中認識更多人和事,讓她與世界有更多的聯繫。 維繫關係要懂得「放開」 在電影《告別之前》,阿談飾演一名患癌妻子,在今年上映的電影《不日成婚》中,她再度飾演一名妻子。現實中,她卻未曾想過會成為怎樣的妻子,「我難以想像自己成為妻子的一剎那,但我認為,我會是一個給予對方自由的妻子,因為結婚並不是最重要的,更重要是找到彼此的相處模式。」 阿談認為,要長期維繫一段關係,必須學懂「放開」,不要捉得過緊。「對我而言,最適合我的相處模式是自由與空間,有私人時間;我不會為家庭、婚姻,而選擇放棄事業。」 以往亦曾幻想過終有一天會成為新娘,「20歲結婚、23歲生孩子,這些都曾經想過」,她形容,以往的她是一個「霸道」、「控制力強」的女友;但現在的想法卻截然不同,「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個體,都有自己的成長之路,人並沒有權力控制他人。」她坦言,沒有結婚的想法,亦沒生育的計劃,「比起生育,我更會考慮領養。」 學懂不擔心 更珍惜過程 訪問中,阿談經常自嘲是一個「孤僻」的人,10年後或者會比現在更孤僻,更笑言:「我也擔心將來會否沒有朋友」;但她仍想跟「她」說:「10年前你也會擔心很多事情,但40歲時會發現,事實上亦不需過於擔心,所以50歲時亦毋需擔心。」「當事情發生了,我便會告訴自己『不論開心或傷心,都總會過去的,也會有完結的時候』,所以更要珍惜過程中的獲益。」 香港電影業息微,作為新世代演員的她確信,演員即是演員,而不是一個「明星」,更不是KOL。她形容,現今是一個掙扎的世代,「當大家認為香港電影已逐漸息微,甚至早已低迷,我卻認為是一個轉機,有不同的社會話題、亦有不同的社會議題發生,需要一一紀錄,而電影亦會隨之有不同變化。」 不活躍於社交媒體的她坦言,希望大眾更留意她的作品,「因為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我的事情,我需要私人空間,一個令我放鬆的位置。」她亦相信,若演員能「隱藏」,觀眾則不會有太多的既定幻想,更容易接受她所飾演的角色。 text/ TszChingcelebrity/ Hedwig Tamphotos/ Billy On Air Photographyhair/ Larry Ho @Hedwig Tam’s teammakeup/ German Cheung @Hedwig Tam’s teamwedding gown & wedding suit/ Victor Chan Studiojewellery/ Dignity D. florist & decoration/ Make Your Choicesss Floral Labflower ribbon/ Immortal fabworkshoes/ Odelicate video/ Givefunla

RW Team19 October 2021
Style Shoots

專訪吳海昕:幸福在於你內心擁有什麼!

吳海昕(Sofiee)入行多年起起伏伏,參選港姐即成熱門,卻大熱倒灶,後被投閒置散。她不甘就此在圈中消失,到紐約進修戲劇,回港靜候機會。她潔身自愛、不鬧緋聞、不攪新聞,換來的是寂寂無聞,曾經質疑自己,懷疑人生。不過,只要喜歡就不覺痛苦,Sofiee的字典裡沒有放棄,事業與愛情都不怕默默守候,終憑《二月廿九》一劇冒起,成功入屋,廣受關注。事業有眉目,愛情又如何?就讓她娓娓道來,她對愛情、事業、婚姻的看法吧! 會閃婚的不婚女子 正值事業衝刺期,這不減Sofiee對愛情的憧憬,她不諱言愛情是第一位:「在我的世界裡,愛情最重要, 我覺得愛情與事業可以並行,兩者是相輔相成的。有事業時我都很需要愛情,因為有愛情的女人,她們會顯得很不一樣,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當然我現在未遇到一個適合自己的人,但我會默默地等候,不會局限自己對愛情的幻想。 到了我這個年紀,身邊人都會說我不切實際,這個世界不會有偶像劇式的愛情, 但我覺得即使真的遇不到,讓我空想一下也好,就算未有經歷這種戀愛,想像一下都開心。說不定在等待與想像之間,屬於我的男主角會出現呢!」 對於愛情,有人渴望轟轟烈烈地燃燒;有人希望平平淡淡細水長流,戲演得多,是不是渴望絢爛回歸平淡?Sofiee卻說自己是轟烈派:「我喜歡激烈的愛情, 覺得自己隨時會閃婚,這點我經理人都很擔心。我心底裡著實希望遇上對的人就閃婚,來一個很簡單,只得我倆的婚禮。因為當演員已經一世都在表演,但結婚是兩個人的事,我覺得當兩個人忘記這個世界,眼 中只有對方時,是很浪漫的事。」原來她追求的是轟烈的愛情,寧靜的婚禮。「我幻想自己和另一半可以 在瀑布前山盟海誓,不用太多繁文縟節。」看來想擄獲Sofiee的心,就要講求快狠準,不要煩只要快,就可讓她另眼相看。 能讓你義無反顧地前進的,總是最難忘! 能讓你義無反顧地前進的,總是最難忘;一生太短,人生最重要的是去做對你來說最有價值的事情。看到Sofiee花光積蓄去紐約進修, 在金錢掛帥的社會或會覺得很傻、理想主義, 做得香港人就應該少去旅行,儲首期買磚頭。 窮得只剩下樓的人,哪會體會到追夢的精彩?窮風流餓快活,正正是Sofiee的寫照:「在紐約讀書時,每日限住自己只可花兩蚊美金,那段時期其實幾開心。我記得lunchtime時很多同學 喜歡在學校隔離食自助餐,大約五六蚊美金一 餐,我又不夠錢,他們會邀請我一起吃,然後暗地裡請客。明明大家都不算熟,但竟然都請我食飯!這讓我感受到讀戲劇的人都很熱情, 大家都好sensitive,很喜歡感受這個世界。」 世上很多事,根本不能用錢可以衡量。經驗、 體會、友誼,都是錢買不到的珍寶。 無錢也可快樂,但自覺無才華又如何自處? Sofiee在紐約的最大困難,是一段自我懷疑的時光:「紐約有一些地下音樂節,每晚在酒吧會有不同的天才表演比賽,我的同學們經常熱心參加,我也會到場欣賞。看到每個人都有他們的talent,這都令我會想如果要我表演的話,我可表演什麼?然後我就覺得很不安,自覺自己很努力很努力,但努力後得到什麼?對自己很懷疑,覺得傾家蕩產到這裡,發現到的只是自 己是“nothing”?反思過後,我發覺才華不一定是某種實質的東西,而是在你的表演中,觀眾會看到你的經歷,你所有的過去都會在你的臉上呈現出來。譬如我一路走來不是一帆風順, 我覺得人生必會經歷失敗,但在失敗的過程會看到自己的潛質,可能是你的心理質素比其他人好,你的抗壓能力會比人高一點,這些都是在我自我質疑的時候所賺到的。無可否認總有氣餒的時候,但我沒想過放棄。」 讓我可以自在做自己,就是我理想的另一半了! 《二月廿九》餘韻無窮,很多觀眾都想幫女主角Yeesa解開戲中的三角關係,網民的結論是:「男朋友揀余家聰;老公就選Ryan。」現實中Sofiee的答案竟是:無答案!「我不會話揀邊一種男仔去做我的另一半,最終都是看緣份。 就算你找到一個好似無缺點的男人,相處下他都可能不適合你,你就是對他沒有感覺,所以我不會有個框框想另一半要點點點。只要我跟他在一起,感覺舒服,讓我可以自在做自己, 就是我理想的另一半了!」 婚姻對不同女生有不同定義,有人認為是 關係的昇華;有人覺得婚姻只是一張「長期飯 票」,對Sofiee來說,婚不婚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個他:「幸福在於你內心擁有什麼!只要找到一個我鍾意的人就可以了,對我來說婚姻只是一張紙,是一個形式,告訴世人你倆是合法夫妻。我問你一張紙同一個心,你會揀什麼? 我就會要個心,所以不結婚都不緊要。當然現在的我這樣說,將來看法如何可能會變,人在不同年紀會有不同想法,但我幾肯定未來10年都會想要無拘無束。」Sofiee心目中的大團圓結局,不一定是有情人終成眷屬:「人生是由很多遺憾堆砌而成,如果沒有遺憾,人生就沒趣味。有遺憾反而促使你去想:如果當初我這樣的話,現在會如何?」也許,人生就像是一幅缺了一塊的拼圖,但缺了一塊不一定是壞事, 因為有時缺少了,反而多想像。 Text : Kimmy LoPhotos : Anthony & ShawnHair & Makeup : Joman WeddingWedding Gown : thirty30.bride s.a. bridalJewellery : L‘atelier de bonFlorist & Decoration : Yusaki HanayaShoes : OdelicateVideo […]

RW Team22 June 2020

RW Brides

To get latest wedding information, exclusive event invitation and attractive discounts from wedding talents.

Join RW Brides Now
Sign up for RW Newsletter
Research Wedding ©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Research Wedding ©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Top magnifiercrossmenuarrow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