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rs by KH

Search Bar Post
Style Shoots

專訪盤菜瑩子與龍志權:生活在框架以外 工作在夢想之中

理想的生活、理想的情人、理想的工作……生活在現實,如何尋找理想的人生?人生的軌跡不該是單一路向,有人希冀結婚生子,穩穩陣陣過一生;有人渴望中六合彩,不勞而獲是新生。作為「偽人」的盤菜瑩子與龍志權,沒有朝九晚六的辦公室框框,所追求的和你我他是否不一樣? 做明星還是做自己? 盤菜瑩子與龍志權,是公司分派的一個角色,還是一個名字?盤菜曾經歷迷惘,苦思怎樣才能好好飾演盤菜瑩子?後來發現展現本色就是了:「根本不用飾演,我就是盤菜瑩子,盤菜瑩子就是我。有段時間曾經迷失,其實不用想太多如何飾演與揣摩,不需刻意扮溫柔的日本女生,我有我的盤菜瑩子本色,這就是我的真性情。」至於龍志權也不覺得他是一個角色,一直他也沒有特別修飾:「《100毛》的每位『偽人』都沒有人物小傳背景,所以我們都不是角色。」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與其刻意演好角色,不如自然做好本份。 在100毛教會我的是…… 生活在香港,職場文化與社會壓力,往往需要委曲才能求全,以本色與真性情行走江湖的盤菜與龍志權,從《100毛》出道,帶給他們多姿多采的工作外,還有更可貴的得著,盤菜表示:「入《100毛》最大的得著是可以真誠面對自己夢想與渴望的東西。我是很有表演慾的人,如果我當初沒有入《100毛》,而是一般上班族,我不會跟人說自己想表演,怕被取笑。但在這裡,我想唱歌就唱歌;上台就上台,會誠實面對自己,爭取自己想做的事。」至於龍志權入行前雖然對幕前工作有興趣,但為人怕醜,就算一直有拍YouTube片也不露面,所以勇敢入《100毛》工作,其實就是走出comfort zone,:「本身我是很害怕被討厭的人,在《100毛》幾年感覺反應不差,夠膽面對觀眾,建立『被討厭的勇氣』!」 你想過的生活 雖然加入《100毛》,可以唱歌、演戲與做舞台劇,有機會做自己享受的事是快樂的,但看看身邊朋友,結婚、買樓、生子,人生的清單剔了一項又一項,有時不禁懷疑,是否走錯了路?自己沒有長大嗎?是不是應該重回正軌?盤菜由自我懷疑,到自我肯定:「碌IG看到同年紀友人的生活,會問自己一句是不是走遠了?落後了?但深思下去就知道我在走自己喜歡的路,沒有慢到,自己仍有很多夢想去追,不想只為他人目光而活!每人有自己幸福的方向,沒有快慢對錯,個人可以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就好。」龍志權與盤菜年齡相近,背景相似,因此也有同樣掙扎:「眼見朋友都向同一方向行,起初會驚,後來明白大家生活方式不一,我會怕每日起身迎接自己的都是同樣事項,我深知自己可以過有規律的生活,但不是我的選擇。」 若我喜歡怪人 其實你很美 盤菜瑩子與龍志權,靚仔靚女又親和醒目,在情人眼中應得到高分,該是另一半的理想情人吧!不過他們都自認不是一個理想情人,龍志權解釋:「我個人不細心,不會留意另一半。在我心目中,理想情人從不存在,只在於你會不會接受對方的不足。人沒有完美,就算他有理想,都會有極乞人憎的一面出現,只有這些真面目出現,你才會知道是否接受到這個人。」盤菜補充:「只要相處下去,你就會發現對方不好的地方,可能是一些壞習慣,或者是一些性格缺陷。如果愛他,這些不好的地方你也會覺得可愛。我自覺不是理想情人,不細心也不圓滑,但在日常生活中也會落力為他服務,這也是出於由心而發的愛。」 後疫症年代 一種無形病毒、一個口罩、無數的限聚令,令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起了變化,這麼近那麼遠,同在此城卻不能相見。盤菜卻認為:「雖然物理距離遠,但人與人之間的心靈拉近了。有時候有需要幫忙上網求救總有人幫手,又會互相加油。前陣子多了人不需要上班,往往造就了一些機會,可在夜闌人靜時多了交談,加深了解,比從前更深入認識朋友,我覺得大家是有得著的,因為疫情令大家放慢腳步,我自己心態也有調節,香港人做一切都要快,現在我容許自己慢下來,感覺是輕鬆了。同時也令自己多思考,不用趕東趕西,可以重拾自己的步伐節奏。」對於龍志權,他自言實際上影響不大:「疫情爆發後最大分別是以前到朋友家,到時到候就會灑脫離開,現在會有種不捨得離開的感覺,覺得留過通宵才夠,因為難得有相聚時刻。」 人生不如意 聚焦小確幸 表面看來疫境下對大眾來說是壞事,但讓大家更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時光,重新思考生活,真正實踐慢活,著重身心健康,也換來一點好處。這兩年因為疫情與社會運動,香港人身在高壓氣氛下,真的好難過。作為「偽人」,他倆有什麼方法為香港人打氣?盤菜坦言如此情況真的難以說服自己可以cheer up別人。至於龍志權就認為現在的環境,及時行樂最重要:「對我自己來說,就算是很細微的小事,有一點歡樂都笑咗先算!」盤菜也認同:「現在較易滿足,從前覺得有好大的喜悅才是真正開心,現在快樂相對簡單了,可能是吃了一隻美味的太陽蛋或收到外賣來的公仔麵沒有發漲,生活中的小幸運已經值得開心。」中學課文的《敬業與樂業》有句:「苦樂不在客觀的事,全在主觀的心。」說法老土,但知易行難,如果做到,難過大家也可以過到。 text/ Kimmycelebrity/ 盤菜瑩子 & 龍志權photographer/ Studio Oakvideo/ Clok Wedding videohair & makeup/ Joey Makeup Ateliergowns/ Hers. by KHsuits/ ConStyle • Tailor 端•裝kimono/ 月夜和裝jewelry/ Untitled Studioflorist/ 夕 咲 花 屋venue/ 婆婆珈琲屋 Grandmama Cafe

RW Team4 May 2021

Attire | 婚紗禮服

Hers by KH 的婚紗店:「外面的世界夠虛偽了,我想我的新娘在這裡可以聽到真話。」

「還觀近年的香港,外面的世界已經夠虛偽了,我想我的新娘在這裡可以聽到真話。」跟Karen的訪談完了,她此番脫口而出的話言猶在耳,叫人相信她和她家婚紗店Hers by KH的宗旨都一樣--要真誠地活著。 「不夢幻」的婚紗店 當婚紗店老闆娘強調真實,整個感覺跟一向追求夢幻的婚禮行業好像相反。市面上的婚紗琳琅滿目,叫人眼花繚亂,對Karen來說,婚紗好不好,新娘一穿便知道,而答案,從來如實地反映在新娘身上。「新娘穿上那條婚紗後,適合她嗎?簡單而言,她感到自在嗎?更重要是,她喜歡這樣的自己嗎?是學會欣賞鏡中的自己,還是失去了自信,在往後整個籌備婚禮的過程中,也只看到自己的不足?」後者,是Karen最不希望看見的。 因此,為了新娘不用把自己硬塞在為完美身型而設的婚紗之中,在輕婚紗還未盛行的時候,Karen決定經營Hers by KH,設計簡約俐落、能突顯大部分香港女生身型優點的輕婚紗,也許不夢幻,卻能成就新娘自信出嫁的美夢。 為新娘解決問題的婚紗店 Hers by KH的創立之始,是由製作可租貸的姊妹裙起家。原因?要為新娘解決問題。 「坊間大部分的姊妹裙店只賣不租,久而久之,姊妹們在家裡放了一堆樣式差不多、不會著出街的姊妹裙,放久了便扔走,新娘和姊妹也覺得很浪費。既然如此,為何不可以改變?」於是Karen推出可以租貸的姊妹裙,發揮自己的時裝設計專業,設計由顏色、呎吋到款式都相當齊全的姊妹裙,果然大受歡迎。坊間所無,而新娘有所求的,就嘗試把那東西造出來吧;其實Hers by KH的輕婚紗出現,也是同樣道理。 「我們是為新娘解決問題,而不是製造問題的,如果說人生已經如此艱難,結個婚為什麼不可以簡單一點?」 —— Hers by KH 店主/設計師 Karen Hers by KH:一聽就記得 城中的婚紗店店名,常讓人有生怕讀錯的疑慮,反觀Karen開創的Hers by KH,簡易直接。問 “Hers”的意思是「專屬她的婚紗」嗎?這似乎是官方答案,真相是這名字簡單易記,店名的由來與店主本人一樣,爽朗直率、實事求是。Karen認為,讓新娘感到「自在」是婚紗王道,因此不論是店名還是裙款,精髓都在於簡潔有力。「新娘要無後顧之憂地享受其中,才能創造美好的回憶。」 那天走到Hers by KH位於上環的店跟Karen聊了很久,談得最多的還是她的理念,編輯最想知道的也正正是這些。因為許多時推動我們向前、支撐我們堅持下去、讓我們與別不同的,也是一份信念吧。 擁有時裝設計師經驗的Karen,每日在店內改改畫畫,在那些設計圖上的,我們也仿佛看見一個個悠然自得、昂首闊步的女子。妳,也是這樣的新娘嗎? 看Erica 袁彌明 示範 Hers by KH 的婚紗:事情愛情兩得意, 袁彌明是這樣煉成的!

RW Team22 October 2020

RW Brides

To get latest wedding information, exclusive event invitation and attractive discounts from wedding talents.

Join RW Brides Now
Sign up for RW Newsletter
Research Wedding ©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Research Wedding ©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Top magnifiercrossmenuarrow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