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lebrity

與周冠威對談:真正的浪漫並不庸俗,是我們面對殘酷時需要的慰藉

與周冠威對談:真正的浪漫並不庸俗,是我們面對殘酷時需要的慰藉

挾著近年多套本地電影的賣座優勢,以及《幻愛》導演周冠威的牌頭,《一人婚禮》的票房表現未似預期。與周導一起中途檢討,其中一個問題,可能正正出在「愛自己」身上。由宣傳期開始, 電影一直高舉著「愛自己」的旗號,宣傳海報上甚至寫了這樣一句:「愛自己是終身浪漫的開始」。然而,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,「愛自己」,似乎太肉麻、太尷尬。

若果真的如此,你只看見了最表象的《一人婚禮》,周冠威真正想告知大家的,是「愛自己」 的開始,非但不美麗,還是赤裸和醜陋的,但唯有這樣,才可以讓我們有勇氣地真誠面對自己和另一半,這才為之真正浪漫的開始,也是香港人尤其需要鍛鍊的能力。

Interviewee/Chow Kwun Wai
interview/ Fung Chi Ching & Rita Wong
text/ Rita Wong & Rebecca Fung
photo/ @raytsangphotography

CKW/ Chow Kwun Wai 
FCC/ Fung Chi Ching 
RW/ Rita Wong

在親密關係裡:要接納自己的醜陋

RW: 《一人婚禮》的主旨是「愛自己」,但你說電影有一 半時間都在反「愛自己」,為什麼?

CKW: 坊間你聽到「愛自己」這三個字就會覺得很尷尬和肉麻,所以真的很難宣傳。不過這部電影本身就是在反對這堆肉麻的東西。有人問為什麼後來要弄一個 「一人喪禮」呢,好好地浪漫一下不行嗎?我覺得愛自己就是要接納各種醜陋,要接受殘酷的現實,而現實就是你並不可愛,這才是真真確確地愛自己,深刻的,不廉價的,且有重量的,這才是真正的意義所在。

RW: 可能很多香港人對「愛」這個字都有點感冒。

CKW: 這可能也是另一個票房不成功的因素,很多人會覺得還是《幻愛》好一些,似乎更加特別。

FCC: 從《幻愛》到《一人婚禮》,你的愛情觀好像都不是皆大歡喜那一類完美結局來的。

CKW: 我對愛情和婚姻的理解是,兩邊比重是一樣的, 既有浪漫、喜悅、歡欣、共鳴、溫暖,而另一邊廂是殘酷的,你要接納另一半的醜陋,在別人面前或者親密的關係裡面,要接納自己的醜陋,也要將自己的醜陋給別人看,這才是更加健康的關係,這才是婚姻。

你高舉正面的旗號是沒有用的,這不過是幻象。我覺得愛是一體兩面的,有些人講愛是恆久忍耐,但為什麼愛要跟忍耐相提並論,講「我愛你」更加浪漫吧,但不好意思,愛不是這樣的。進入婚姻的關係是一生一世的承 諾,忍耐是很難的,選擇去忍耐也是浪漫的。我對愛的信念和理解,我很有熱情地想呈現在我的電影裡面,《幻愛》如是,《一人婚禮》如是。

「浪漫是觸不到的美好,好到令人難以相信的。」

RW: 什麼是「浪漫」?《幻愛》和《一人婚禮》浪漫嗎?

CKW: 我覺得浪漫是一種觸不到的、虛幻的美好, 好到令人難以相信的。浪漫的部首是三點水,很浮動的、曖昧的、抓不住的,如水一樣。《幻愛》和《一人婚禮》的浪漫很不一樣。從表面看來,一個偏向正劇,一個偏向荒誕喜劇更具童話感,一個比較寫實, 另一個比較抽象,這是表面的不同。

如果再要將兩者比較,我覺得兩部作品都是浪漫的,有種真和假的曖昧性。《幻愛》基於現實呈現了抽象, 而《一人婚禮》恰恰相反,就是在一個很抽象的世界裡面有真實的態度和情感,兩套電影都有真和假,假面具和真我是《一人婚禮》裡面的衝突,而《幻愛》 就更加明顯,因為主角是一個受心理疾病困擾,既有幻覺又有幻聽的人,這也是真真假假的呼應。

RW: 近年社會的變化改變了大家的擇偶條件,有人會特別要求另一半對社會也要able to love,才算是一個理想的伴侶。 你是怎樣看待「另一半」的角色的?

CKW: 這個問題很有趣,社會和關係之間,我覺得要有一致的立場和信念才可以溝通。現在的社會比較分化和極端,如果真的是兩個不同立場的人,很難相處,沒什麼將來和盼望,所以這是很自然的,社會能夠測試清楚兩個人的關係,兩個人是否一致,無論是政治立場還是信仰立場,對於婚姻的態度和立場,所有的東西都要一致才可以走得更長遠,不要委屈自己或者完全順從另一半。

我在網上看過其他人對「另一半」的解釋,我覺得講得幾好。我們常說我的「另一半」,但負面地看,有 些女性主義者會質疑說「每個人都是完整的,為什麼 要承認自己缺乏某些東西,所以要跟另一半結合才叫完整呢?」有個講法逆轉了這種思考,他提出「不是的,你本身是完整的,但在婚姻裡面,在兩個人的關係裡面,你要收起自己的一半,讓自己的一半和對方 的另一半磨合,大家都要放下自己的一半,才可以一生一世長遠地走下去。」

不過記住,只可以放下一半,如果你放下自己的全部的話,你能夠忍多久呢?所以不是要忍,不多不少就是一半。

「因為有浪漫所以能承受殘酷,也因為殘酷的現實而更渴求浪漫。」

RW: 浪漫於你是必需品嗎?

CKW: 我是傾向浪漫主義的,浪漫的深刻度、對浪漫的慾望和滿足都是源自於現實的殘酷。這是不是很弔詭呢?現實越是殘酷,越需要忍耐這段關係的時候, 你對浪漫會更加渴求,因為你知道這是很難得的,所以我覺得愛既有浪漫也有殘酷,你要學會接受,因為有浪漫所以能承受殘酷,也因為殘酷的現實而更渴求 浪漫的感覺,以延續這份關係。

FCC: 你回到家後,有沒有被投訴過你拍的電影很浪漫,但真人並不浪漫呢?

CKW: 我太太在這方面跟我很不一樣,有時她會接受不了我,覺得我太浪漫。例如我看到了一段文字,覺得很有感覺,想跟太太分享,但太太會覺得我打擾她煮飯,沒有空跟我浪漫。

我太太的浪漫呢,就是她很喜歡樹,其實她也很浪漫的。她會跟樹木聊天,「風吹一吹,我覺得樹會開心」 ,她會伸手摸一摸樹木,哇,我從不會這樣做,但是這很浪漫。在電影《重慶森林》中,梁朝偉跟肥皂說話,我以前也是這樣的,我也覺得自己很浪漫。浪漫就是自己和自己的對話,就像《一人婚禮》一樣,我剛才定義浪漫是觸不到的美好,抓不住的,就像虛幻 的肥皂和樹,但你跟那樣事物之間是有情感的,這樣抽象的、抓不住的美好,會產生一種安慰,好像自己跟自己對話,或者我太太跟大自然的對話,跟上天, 跟風和樹的對話,因為突然間你好像抽離了現實的殘 酷,享受一種虛幻的浪漫。

在我內心深處,浪漫不是庸俗的,是我們需要的慰藉, 是一種坦誠面對殘酷時,你需要的滿足感,所以我也會去迪士尼。有些知識分子批評迪士尼散播虛幻的美 好,但我們也需要休息一下啊,我知道現實是殘酷的, 但能不能讓我稍微放鬆下呢。

「越是重視婚姻,你的婚姻會愈美好」

RW: 「擔心」也是一種關愛,你近來有沒有一種常常被人擔心的感覺?

CKW: 有啊,當然有了,很多人都擔心我,我也很感動,也很謝謝他們,因為他們很在乎我。

RW: 那麼太太有沒有擔心你呢?

CKW: 沒有,她更擔心女兒,因為女兒比較難顧,我 們有一子一女,她主要花費的時間精力都放在照顧家庭上,尤其是照顧子女,對於我面對的潛在風險,或者電影事業的發展,其實她沒有太大的擔心,或者她沒有時間擔心我,用她的原話。

RW: 你跟你太太結婚多少年了?

CKW: 九年。 你覺得結婚前後,一段婚姻有沒有改變一對男女的關係呢?

CKW: 結婚後開心很多。我覺得越是重視婚姻時,你的婚姻越可能是美好的,你越能感受到婚姻給你的安全感,甚至用回「浪漫」這個字眼,婚姻給予你浪漫的感覺,有人能一生接納我,甚至這份承諾不單是給你 的,而是跟上天的承諾,甚至有一個很重要的儀式, 我向公眾公開承認你是我的終身伴侶,這個那麼有力量的承諾,如果你認同且追求的時候,怎麼會不浪漫呢?

《一人婚禮》裡有句對白:「婚禮那麼難,但仍然有那麼多人願意去完成,這樣才更加浪漫。」是的,當你相信的時候就會很感動。

愛也是很弔詭的,有人認為沒有了浪漫的感覺,覺得突然間我就不喜歡你了,但不好意思愛是意志行為而非單純的感覺。衝動和慾望,慾望也是愛的一部分, 但是你不能撇除愛是有意志的。

RW: 你和太太之間,多聊天的時間嗎?

CKW: 我跟她都很喜歡聊天,我們表達愛的語言是 quality time。在小朋友都睡著時,我會想想今天有沒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可以跟老婆分享,而她有沒有情感要跟我分享呢。當我們沒有時間分享的時候,我就覺得不那麼舒服,我是一個很重視分享的人。

RAYTSANGPHOTOGRAPHY的商戶頭像
RAYTSANGPHOTOGRAPHY 聯絡資料
Website 網址:www.raytsangphotography.com
Email 電郵:info@raytsangphotography.com
Mobile 電話:9531 5497
Address 地址:長沙灣道760-762號香港紗廠五期11樓D2室
查看商戶專頁
FOLLOW US

婚姻的意義,遠不止於籌備一個婚禮。From girl to lady,《Research Wedding》的存在,為要讓即將成為人妻的妳,變得愈發知性優雅,更懂得愛與自愛。

你有可能感興趣

閱讀文章:專訪 Luna 李月兒:婚姻就是一場賭博
Style ShootsCelebrity

專訪 Luna 李月兒:婚姻就是一場賭博

早前熱播的ViuTV真人秀《賭命夫妻》話題性十足,節目開宗明義直言「婚姻是一場賭博」,因為婚姻關係就是把半世人的時光投資在另一個人身上,所下的注碼就是你的所有。現代人的男女關係光怪陸離,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,2019年結婚數字為44,247宗,而離婚數目卻有21,157宗,高達48%。很多不婚主義者常說:「一紙婚書不代表什麼!」,因《賭命夫妻》被封為「最美人妻」的Luna,25歲就結婚,婚禮沒穿婚紗;婚後沒有同住的一個家,這樣旁人看來非一般的模式,卻無損二人的恩愛度。21世紀婚姻意義,每對夫婦各有定義,不如就讓Luna細說新世代的夫妻相處之道!

閱讀文章:從美國起步,步履如飛的女演員——李嘉文
CelebrityStyle Shoots

從美國起步,步履如飛的女演員——李嘉文

有句說話是這樣:「生在籠裡的鳥,以為飛翔是一種病。」李嘉文(Jessica)在香港出生與成長,以藝名「黃慘盈」在《100毛》出道,2017年如日方中之時,毅然決定赴美,從唸短期戲劇課程到成為電影《我的天堂城市》的女主角之一,和姜濤更有對手戲,歷經六年時間。她形容,在港時,於小天地安心立命,像籠中的小鳥,但出去走一趟,慢慢學飛,今天終於傲翔天際,不再坐困愁城。 因為演戲,第一 […]

閱讀文章:三十歲不一定要而立:Adele 新專輯《30》,獻給每個階段都很努力的你
Celebrity

三十歲不一定要而立:Adele 新專輯《30》,獻給每個階段都很努力的你

作為 Adele 的新專輯名稱,《30》更象徵著某一種「顛覆」的開始,試圖帶領聽者重新理解愛情的定義。

閱讀文章:「六膠」每個伙伴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伴侶最重要可以「共患難」
CelebrityStyle Shoots

「六膠」每個伙伴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伴侶最重要可以「共患難」

Hillary因《膠戰》為大眾認識,她在節目中被稱為家姐,因為常掛著笑臉的她可以把溫暖帶給大家,最愛整曲奇或蛋糕送予工作夥伴,這些小事情令人覺得warm & sweet。這樣的一位女生,不像媽媽管頭管腳;不似細妹刁蠻任性,而是猶如家姐的存在,就是默默支持,在你身邊看顧你。有如此的另一半長伴身邊,總帶著笑容,溫柔待人,實在幸福!

閱讀文章:林奕匡&李靄璣:歷遍高山低谷 難得有人共鳴
Celebrity

林奕匡&李靄璣:歷遍高山低谷 難得有人共鳴

婚姻幸福並非偶然,蘊含了夫妻雙方的智慧。Phil 與 Rikko經過10年愛情長跑再携手步入人生另一階段,兩人結婚接近5年,恩愛依然,當中有什麼可以讓各位準新人借鏡?聽聽他倆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就算經歷高山低谷,也能坦然共同面對。

閱讀文章:「在困難時期最好的方式是向前看!」:英女王離開了,但她的話都被我們記住了
Celebrity

「在困難時期最好的方式是向前看!」:英女王離開了,但她的話都被我們記住了

指針滑過寧靜的午夜,遠方的英國皇室向世界發出一則噩耗:「女王今日下午在巴爾莫勒爾城堡安詳離世。」證實女王已安詳離去,享耆壽九十六歲。

閱讀文章:人生整理師——Kira Chan陳葦璇
CoverstoryCelebrityStyle Shoots

人生整理師——Kira Chan陳葦璇

這個世代,有人混混噩噩;有人選擇躺平,如果遇上很清晰知道自己路向的人,其實好型,陳葦璇就是其中一員。習「舞」多年的她,因為比賽愛上舞台表演,有幸成為女團AsOne成員,更曾到韓國出道,反應不俗。可惜加入女團兩年後解散,葦璇亦輾轉到台灣發展,因為疫情工作停擺,機緣下參加《全民造星3》,更奪得亞軍,可見有一定實力。「造星」效應減退後,雖然簽了新公司,但歌手之路不易行,起起伏伏,葦璇對事業發展卻不氣餒,訪問對答間充滿正能量,也許因為一個「唔關歌唱事業事」的收納師課程,讓葦璇得以藉由「執屋」療癒內在,替人整理屋企的同時,也好好整理自己的人生。

閱讀文章:專訪梁雍婷:擇善不固執
Celebrity

專訪梁雍婷:擇善不固執

日本女演員滿島光剛剛在金馬電影大師課裡分享,自己在20至25歲的時候,會在劇本後寫下一句:「只有我能夠飾演我自己。」香港女演員梁雍婷(Rachel)16歲已經立志當演員,過去十年,不但演她自己,更演活過《藍天白雲》謀殺雙親的少女、《緣路山旮旯》收兵的港女,而今年,更憑著《白日之下》飾演被性侵的中度弱智女孩,迎來她第一個的金馬獎女配角提名。十年磨一劍,她憑著對演戲的一腔熱誠, […]

RW Brides

To get latest wedding information, exclusive event invitation and attractive discounts from wedding talents.

Join RW Brides Now
Sign up for RW Newsletter
Subscription Form
Research Wedding © 2024. All rights reserved.
Top crossmenuarrow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