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yle Shoots

專訪袁彌明:事情愛情兩得意, 是這樣煉成的!

RW Team7 October 2020

大眾起初認識袁彌明是因為「港姐」選舉,但現在很少人會再以「港姐」稱呼她,因為那一章早早翻過了。後來的她從政,曾當上政黨主席;同時間營運美容百貨生意,讓公司成功上市,這些戰績更值得香港女士借鏡!

如此事業型的她,不但「嫁得出」,還婚姻美滿,打破一般女生眼中:事業與婚姻必須取捨的成見。當「為事業打拼」成為不少現代女生拒絕走進婚姻的理由,Erica的存在仿佛告訴我們,只要目標明確,找到能夠真正互相扶持的另一半,事情愛情絕對可以兩得意。

不過說來容易,要拼好人生不同板塊, 成就美滿的風景,知易行難,「袁彌明到底是如何煉成的?」,是父蔭是幸運還是個性使然?讓我們請她來,一一問到底。

事情愛情兩得意, 袁彌明是這樣煉成的!
gown : hers_by_kh (left) & lesoleilbridal (right)

參選港姐 開啟成名第一步

為什麼會參選「港姐」,Erica直言是為了名氣:「在香港有少少名氣做什麼都方便很多,人家會畀面你、容 易建立人際網絡,做任何事都會容易些。」然而,我城的選美雖然標榜美貌與智慧並重,電視台卻被質疑只要美貌不要智慧。

時至今日,大眾對港姐興趣減少,但隨著社交媒體發達,Erica說要成名變得更加容易,「你厲害的話拍 YouTube一樣可以出頭,不過當然是『一將功成萬骨枯』 ,要做那個厲害的人,一定要有過人之處。」

捷徑人人都想找,但Erica說即使是走捷徑,一樣要非常努力。

Gown: lesoleilbridal

袁爸爸之於袁彌明


Erica的爸爸袁弓夷近來成為深黃政治代表人物,其識見和胸懷讓人佩服和讚賞。伴隨著袁爸爸的人氣,大眾開始考究袁家非一般的家世。難道Erica的成功也是靠「父幹」嗎?作為父親,不能說袁爸爸對袁彌明的成功沒有貢獻,但硬要說的話,袁爸爸帶給袁彌明的更是非物質的好處。

「我記得10歲時跟爸爸說我要做生意、我要做酒店大亨,他都只會說好好好,從不會反對或批評貶低我,他不會質疑我的能力。 在他角度,你喜歡做就放膽做。在香港十個有九個家長都傾向打沈孩子的想法,但我父母無時無刻都會在精神上支持,給予自由!」

相比金錢,真正讓袁彌明飛翔的,是雙親思想上的啟發和無框框的支持。

事情愛情兩得意, 袁彌明是這樣煉成的!
gown : hers_by_kh (left) & lesoleilbridal (right)

「我的傳承不需要講血統」

名門望族一向追求傳承,Erica座擁一間上市公司,凡事也有自己一套,卻沒有小朋友可以繼承,不著急嗎?面對這個詢問,Erica劈頭便說:「都已經21世紀了,還講甚麼血脈傳承,我所有做過的訪問都分享了我的經驗、看法和 價值觀,這些都可以在互聯網上很輕易看得到,這就是傳承。」可能也是這個原因,驅使Erica近來積極在YouTube 每週分享成長點滴,為自己留一個「回憶錄」之餘,也讓好奇的人參考。

gown : hers_by_kh

血肉傳承不是重點,那讓Erica決定不生小朋友的關鍵是什麼?「你為世界帶來小生命,但生命都有品質之分 的,不只是錢,還有他的心靈是否富足等等。你有沒有時間和精力在未來十八年投放到他身上,我覺得這才是你決定生不生育的重點。你想想如果教了一個小朋友,十幾歲就變成藍絲,那是不是好失敗呢?」

對於有人渴望生小朋友,因為出於想和另一半擁有愛情結晶品、又或培育一個迷你版的自己,對Erica來說都不足以構成理由,反而因為清楚自己和另一半都是內向的人,未必願意分割部分時間去教育下一代,Erica寧可選擇繼續二人世界。

Gown: lesoleilbridal

同做生意一樣 與另一半訂立長遠目標

年初時Research Wedding邀請過Erica參與直播,分享夫妻相處之道,她大方分享自己會用BB聲跟老公說話、早晚親一個、閒時會一起「煲劇」……讓人認識到這位女強人「 小女人」的一面。

這回再講起與老公之間的感情,她自覺還算是一個不錯的伴侶,最厲害的地方是可以令愛情感覺歷久常新,不會一結婚就變成老夫老妻,「許多人會以為一結了婚這個人就會跟我一輩子, 我不用再花枝招展了,大家相處得到就能過一輩子,但我想不是這麼簡單的。」

近來的 Erica在婚姻上還有一個新啟發,就是跟另一半訂立一個長遠目標。「假如我的生意差了,兩天我就會發現,然後立刻想解決辦法,但很多人對婚姻,包括我自己都是有點模糊的,但像最近感情淡了、少了聊天,這些其實都需要很著眼地留意,並且訂立長遠目標:究竟是要和另一半和諧地、有衝擊地、熱情地、沒有爭辯地過一輩子,或是怎樣呢 ,這個都需要大家共同思考一下。」

gown : hers_by_kh

兩公婆有問題就見 counselling

Erica和老公,一個是左腦邏輯型,他是右腦創作型,一 凹一凸,左右互補,也許這就是夢寐以求的perfect match!不過就算有多合拍,兩人相處總有磨擦,實事求是的Erica認為問題解決不來,就應和老公一起去尋求輔導:「很多人覺得兩公婆要找counselling是好大件事好有問題,其實我們要信任輔導員的專業,由第三者協助解決兩公婆的問題!你倆鬧到火紅火綠覺得好大件事,其實counseller隨時處理過類似的問題過千次。」兩人可以靜心坐下來,坦然勇敢面對,不 被一時意氣所困擾,不諱疾忌醫,問題自然可以迎刃而解。

接受不能改變的 改變不能接受的

不公義之事無日無之,過去一年多的海量資訊、暴力場面令到不快樂的香港人更不快樂!之前有研究指香港有1/3 的人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,Erica寄語港人:「接受不能改變的,改變不能接受的!後半句完全是一向的我,我從政想改變環境;我做生意入一些無害的產品,就是本著的『改變 不能接受的』的宗旨。

『接受不能改變的』則是我正在學習的,例如生老病死、朋友反目,這些都不能勉強。我是改革型的人,覺得什麼都可以改好的,譬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破裂了,都可以想辦法去修補,但事實不是我一個人想怎樣就 怎樣,或許是對方不想修補,或者一段關係就算想輔導都修補不來的。」

接受還是改變,堅持還是放棄,當下未必有答案,由執著到放下,就是人生的課題。生命怎麼走,不知道, 不要忘了總有同行之人並肩而行。

gown : hers_by_kh

photo : @shawnkei @anthonyxshawn
hair & makeup : @justanimage.makeup
gown : @hers_by_kh / @lesoleilbridal
florist : @honeywoodflowerlabs
video : @wonderwallvideographic
calligraphy : @whalewhispers_
jewellery: @swarovski
shoes : @renecaovilla

HoneyWood Flower Labs 聯絡資料
Email 電郵:honeywoodflowerlabs@gmail.com
Phone 電話: 6999 9880
查看商戶專頁
FOLLOW US

婚姻的意義,遠不止於籌備一個婚禮。From girl to lady,《Research Wedding》的存在,為要讓即將成為人妻的妳,變得愈發知性優雅,更懂得愛與自愛。

Realted Post

Style Shoots

專訪Alina Lee 李炘頤:《造星3》中的磨練是考驗,也是發現自己的旅程

跟喜歡旅遊的Alina做訪問,傾工作談感情論人生,不期然想起《小王子》的故事。小王子踏上旅途,過程中遇見一些人,發生一些事,然後便長大了!Alina因《全民造星3》被大家認識,觀眾看這個比賽起初也是抱著看一班人爭名逐利的心態,漸漸在比賽中,參加者除了技藝的提升,更是一個發現自己的過程,而觀眾也慢慢與參賽者連結,同悲同喜。我們一直跟自己相處,其實未必認識自己,在《造星3》比賽中Alina跨過很多考驗,那是寶貴的經驗,更是一個認識自己、治癒心靈的旅程!

RW Team9 September 2021
Style Shoots

專訪余香凝:從自認成熟到自覺幼稚,但還是開心的自己!

在電影《非同凡響》中飾演缺乏自信的學生,問余香凝怎樣形容學生時代的自己,答案是自以為是、肥妹仔和開心。投身娛樂圈後,自覺更多是衝動和幼稚,但還是開心的自己! R:為什麼會覺得自己衝動和幼稚呢?這 對你的生活和工作,會有怎樣的影響? J:因為我經常衝口而出,咀巴比腦袋快,可能會因此而說了一些傷害人的說話。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衝動,我覺得這是性格來的,由細到大都是這樣,所以想有所改變。現在有東西想說,會先想一想,再說。不過幼稚,可能對演戲來說,是一件好事!因為只有保持一份童心,才會不斷力地學習。 First Look On Jennifer:wedding gown @wordsandvows / accessories @ latelier debon / floral setting@ donna onstage R:這點是頗有趣的。因為學生時的妳會自以為成熟,長大了卻自覺幼稚。 J:是的。學生時期的我,因為長得比同班同學高,會覺得自己比同齡的女生思想成熟,想得更長遠。不過自成為演員後,開始更了解自己,卻覺得自己很幼稚。可能是因為演員這工作讓我的好奇心大了、多了一份童心,什麼都想學,什麼都想試,現在反而會覺得自己很幼稚。 R:目前有什麼角色會特別想挑戰? J:對我來說,目前最想挑戰的是武打片!雖然自己不是功夫很好,但是我會很拼命的,所以我覺得我可以做到。又或者是飾演跟自己性格有很大反差的角色,倒如是很活潑的妙齡少女。因為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好像也沒怎樣活潑過!(笑) Second Look On Jennifer:wedding gown @wordsandvows / accessories @ latelier debon / floral setting@ donna onstage R:小時候的妳沒有想過要成為演員,現在當上了應該也說不想是夢想成真,那現在的妳,開心嗎? J:開心!我覺得開心,是源自感恩。小時候就讀天主教學校,年紀很小便受了浸,因此也學會了事事感恩。所謂的感恩不只是感謝主,而是感恩每一個身邊的朋友、每一天發生的好事、或是吃了一樣很美味的東西,便會覺得人生賺了。當每一樣小事也感恩時,便會覺得人生很美好快活。 text and coordination: Research Weddingguest model : Jennifer Yuhair:Hugo Poon@ ii Alchemymakeup :Jennifer Chan @ Annie G […]

RW Team20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盤菜瑩子與龍志權:生活在框架以外 工作在夢想之中

理想的生活、理想的情人、理想的工作……生活在現實,如何尋找理想的人生?人生的軌跡不該是單一路向,有人希冀結婚生子,穩穩陣陣過一生;有人渴望中六合彩,不勞而獲是新生。作為「偽人」的盤菜瑩子與龍志權,沒有朝九晚六的辦公室框框,所追求的和你我他是否不一樣? 做明星還是做自己? 盤菜瑩子與龍志權,是公司分派的一個角色,還是一個名字?盤菜曾經歷迷惘,苦思怎樣才能好好飾演盤菜瑩子?後來發現展現本色就是了:「根本不用飾演,我就是盤菜瑩子,盤菜瑩子就是我。有段時間曾經迷失,其實不用想太多如何飾演與揣摩,不需刻意扮溫柔的日本女生,我有我的盤菜瑩子本色,這就是我的真性情。」至於龍志權也不覺得他是一個角色,一直他也沒有特別修飾:「《100毛》的每位『偽人』都沒有人物小傳背景,所以我們都不是角色。」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與其刻意演好角色,不如自然做好本份。 在100毛教會我的是…… 生活在香港,職場文化與社會壓力,往往需要委曲才能求全,以本色與真性情行走江湖的盤菜與龍志權,從《100毛》出道,帶給他們多姿多采的工作外,還有更可貴的得著,盤菜表示:「入《100毛》最大的得著是可以真誠面對自己夢想與渴望的東西。我是很有表演慾的人,如果我當初沒有入《100毛》,而是一般上班族,我不會跟人說自己想表演,怕被取笑。但在這裡,我想唱歌就唱歌;上台就上台,會誠實面對自己,爭取自己想做的事。」至於龍志權入行前雖然對幕前工作有興趣,但為人怕醜,就算一直有拍YouTube片也不露面,所以勇敢入《100毛》工作,其實就是走出comfort zone,:「本身我是很害怕被討厭的人,在《100毛》幾年感覺反應不差,夠膽面對觀眾,建立『被討厭的勇氣』!」 你想過的生活 雖然加入《100毛》,可以唱歌、演戲與做舞台劇,有機會做自己享受的事是快樂的,但看看身邊朋友,結婚、買樓、生子,人生的清單剔了一項又一項,有時不禁懷疑,是否走錯了路?自己沒有長大嗎?是不是應該重回正軌?盤菜由自我懷疑,到自我肯定:「碌IG看到同年紀友人的生活,會問自己一句是不是走遠了?落後了?但深思下去就知道我在走自己喜歡的路,沒有慢到,自己仍有很多夢想去追,不想只為他人目光而活!每人有自己幸福的方向,沒有快慢對錯,個人可以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就好。」龍志權與盤菜年齡相近,背景相似,因此也有同樣掙扎:「眼見朋友都向同一方向行,起初會驚,後來明白大家生活方式不一,我會怕每日起身迎接自己的都是同樣事項,我深知自己可以過有規律的生活,但不是我的選擇。」 若我喜歡怪人 其實你很美 盤菜瑩子與龍志權,靚仔靚女又親和醒目,在情人眼中應得到高分,該是另一半的理想情人吧!不過他們都自認不是一個理想情人,龍志權解釋:「我個人不細心,不會留意另一半。在我心目中,理想情人從不存在,只在於你會不會接受對方的不足。人沒有完美,就算他有理想,都會有極乞人憎的一面出現,只有這些真面目出現,你才會知道是否接受到這個人。」盤菜補充:「只要相處下去,你就會發現對方不好的地方,可能是一些壞習慣,或者是一些性格缺陷。如果愛他,這些不好的地方你也會覺得可愛。我自覺不是理想情人,不細心也不圓滑,但在日常生活中也會落力為他服務,這也是出於由心而發的愛。」 後疫症年代 一種無形病毒、一個口罩、無數的限聚令,令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起了變化,這麼近那麼遠,同在此城卻不能相見。盤菜卻認為:「雖然物理距離遠,但人與人之間的心靈拉近了。有時候有需要幫忙上網求救總有人幫手,又會互相加油。前陣子多了人不需要上班,往往造就了一些機會,可在夜闌人靜時多了交談,加深了解,比從前更深入認識朋友,我覺得大家是有得著的,因為疫情令大家放慢腳步,我自己心態也有調節,香港人做一切都要快,現在我容許自己慢下來,感覺是輕鬆了。同時也令自己多思考,不用趕東趕西,可以重拾自己的步伐節奏。」對於龍志權,他自言實際上影響不大:「疫情爆發後最大分別是以前到朋友家,到時到候就會灑脫離開,現在會有種不捨得離開的感覺,覺得留過通宵才夠,因為難得有相聚時刻。」 人生不如意 聚焦小確幸 表面看來疫境下對大眾來說是壞事,但讓大家更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時光,重新思考生活,真正實踐慢活,著重身心健康,也換來一點好處。這兩年因為疫情與社會運動,香港人身在高壓氣氛下,真的好難過。作為「偽人」,他倆有什麼方法為香港人打氣?盤菜坦言如此情況真的難以說服自己可以cheer up別人。至於龍志權就認為現在的環境,及時行樂最重要:「對我自己來說,就算是很細微的小事,有一點歡樂都笑咗先算!」盤菜也認同:「現在較易滿足,從前覺得有好大的喜悅才是真正開心,現在快樂相對簡單了,可能是吃了一隻美味的太陽蛋或收到外賣來的公仔麵沒有發漲,生活中的小幸運已經值得開心。」中學課文的《敬業與樂業》有句:「苦樂不在客觀的事,全在主觀的心。」說法老土,但知易行難,如果做到,難過大家也可以過到。 text/ Kimmycelebrity/ 盤菜瑩子 & 龍志權photographer/ Studio Oakvideo/ Clok Wedding videohair & makeup/ Joey Makeup Ateliergowns/ Hers. by KHsuits/ ConStyle • Tailor 端•裝kimono/ 月夜和裝jewelry/ Untitled Studioflorist/ 夕 咲 花 屋venue/ 婆婆珈琲屋 Grandmama Cafe

RW Team4 May 2021
Style Shoots

專訪廖子妤(下):追求婚禮儀式感,結婚一定要穿褂!

一個美好的婚禮,被喻為美滿婚姻的開始。自言一向追求儀式感的演員廖子妤(Fish),表示自己也嚮往婚禮。對Fish而言,一個豐富的早餐,可以為她的一天揭開愉快的序幕;即使在家工作,也會要求自己穿戴得舒服整齊,讓自己保持幹勁。不過,婚禮不等於婚姻。婚禮的畫面,早已在腦海中預演過了,但對婚姻的想像,Fish直言並沒有確實的準備。正因為婚姻在心中是如此神聖而不能隨便反悔,Fish表示:「在結婚之前,我會盡力令自己變得更好。」 具年代式的瘋狂傳統婚禮 近年不穿婚紗的「便服式婚紗照」盛行,時尚新娘簡單地身穿一條白色裙子,披上一件牛仔外套便上場拍照。雖然Fish是各大品牌的寵兒,潮流觸覺敏銳,要為自己配搭另類婚照絕對沒有難度,但她還是堅持婚紗照要穿婚紗的做法。「我總覺得,婚紗相的精髓就是要有婚紗!幼帶上身,裙身是薘薘紗裙的款式,目前最合我心!照片可以用寶麗來影也不錯。」對婚紗照,Fish有她的執著,對婚禮,則是具年代式的瘋狂。 「我理想中的婚禮是具年代式的,像身處於電影《The Great Gatsby》的場景般。當晚要 有現場樂隊表演嬉皮音樂,賓客們穿著獨特的Dress Code前來,但不需要給人情,不想他們收到我的請帖,便有一種要破費的感覺。總之他們來了,出席見證我人生中很重要的時刻便可!我現場亦會準備很多酒,讓大家喝到吐!最好旁邊有個泳池,有無限食物供應,我們一起玩個一到兩天!哈哈!」 聽上去,Fish的婚禮是狂歡型的,但派對女孩也有傳統一面,例如是對裙褂的堅持!「我覺得我出嫁一定要穿裙褂!以往在馬來西亞,我甚少見到新娘穿裙褂,但現在卻愈來愈多年輕人會穿著,我看著覺得,穿著裙褂出門,對自己和家人來說,也是個很重要的儀式!」 理想的結婚年齡・40歲? 大部分女生都有想過理想的結婚年齡,對Fish來說,曾經的理想結婚年齡是28歲,然後30歲生小朋友。晃眼,在今年的3月她便要迎來29歲了。不過,她絲毫沒有焦急,反而建立了另類思維。「以往人常說『三十而立、四十而不惑、五十知天命』,但現在人的壽命延長了,很多事情也跟著延遲。像我們的外表,保鮮期也長了,28歲也可以長得像18歲一樣,所以我把結婚年齡順延10年也沒有問題吧!搞不好,我現在還處於18歲的青春期呢。哈哈!」 這番說話,出於經常在戲中飾演中學生的Fish口中,增加了不少說服力。其實相比數字的限制,Fish真正考慮的,是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。「即使你再愛對方,實際生活中亦會有很多事情,令你不禁質疑自己:當初為何要結婚,何不拍拍拖就算!尤其在香港這個地方!」因此在結婚之前,Fish一再強調會首先學會好好地照顧自己。在踏進婚姻之前,她會確保自己有足夠的能力,即使在困難中,也學會記起當初相愛結婚的理由,讓婚姻變成一樣,此生也不會後悔的一個決定! this coverstory is created by the team:art direction and co-ordination : research Weddingwedding gown and veil : the loft bridalphoto : anthony x shawnvideo : the simple concept filmingmakeup : king yip @king’s makeuphair:kenki.Lflorist:lov floralsjewellery:chow sang sang

RW Team20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Angus & Scott:他們為香港同志案寫下鼓舞人心的一頁!

不少人說,梁鎮罡(Angus)與丈夫史葛(Scott Paul Adam)爭取「同性公僕平權」勝訴的消息,是香港整個六月內最值得高興的新聞。然而一路走來,對兩位主角來說一點也不容易。五年來經歷了三場訴訟,由勝訴、敗訴到終極勝訴,憑著愛情的力量,為往後的香港同志案寫下鼓舞人心的一頁!RESWED特此邀來帥氣的二人,再次披上禮服,來一輯專屬兩個大男孩的婚照,請他們娓娓道來,那些年出入法庭的喜怒哀樂。 「其實我們不想打官司!」 2014年,Angus與史葛在新西蘭註冊,並在冰島舉辦婚禮。Angus是高級入境處主任,理應可以為史葛申請公務員配偶福利。然而,政府以保護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為由,拒絕他們的申請。Angus用了一整年時間與相關部門透過電郵「筆戰」,無奈對方就似壞掉的唱片般,只重覆著同一個拒絕理由。 「我們用盡了一切不用打官司的辦法,例如到平機會和申訴專員公署投訴,都不可行,最後我們只剩下一條路,就是司法覆核。我們想趁著大家仍然有能力和資源時,去爭取我們認為要爭取的;也正因為我們視香港為家,想好好在這裡生活下去,才會想給予另一半應有的家庭保障。」Angus說。是的,有時候我們明知沒有把握,也仍然奮力爭取,只因我們還有期望。 「我們的個案,不再只是我們的事。」 Angus與史葛的個案,曾在勝訴後一年被上訴庭裁定敗訴。Angus形容收到消息的當刻,如同世界末日。不過他們只失望了很短的時間,便重整旗鼓決定上訴,只因他們相信,他們的個案已不只是自己兩個人的事了。 「那刻放棄的話,便會成為日後平權官司失敗的案例,所以我們很快便決定要上訴到終審法院。」峰迴路轉,編輯不禁問,如果最終還是敗訴的話,有何打算?Angus答道,「若然真的輸了,我們會重新考慮要否還當香港是我們的家。」說來淡然,誰知道因為失望而決定離開視之為家的地方,可以有多神傷。幸好,五年爭取走過來,二人最終獲得終極勝利。接下來,他們說會在法庭和法律以外,努力地感染身邊人認識同志的可愛之處。 「其實出櫃只是個開始。」 對某些人而言,與同志朋友熟稔後,都必定問一問他們的「出櫃」經歷。說起Angus向父母出櫃的故事,有點standard,就是父母知道後大哭一場的情節;但亦有點幸運,因為他們冷靜過後主動對他說:「你依然是我們的兒子,我們仍然會很愛錫你!」那年他21歲。 Angus坦言,出櫃只是剛剛的開始,當初用了五年時間,才可以把身邊的朋友介紹他們認識。不過,一切都值得。「我身邊有多朋友,到了四、五十歲也未出櫃。他們回家後向家人展示的是一個生活方式,但在家外又是另一個生活方式,就會變得有點性格分裂。如果連家人也不能坦誠對他們說,自己想和誰人終老時,很有問題。其實父母最想知道的,是我和什麼人一起,我開不開心,當我把我的社交圈子介紹他們認識時,亦可以讓他們少擔心一點。」Angus和史葛在冰島的小型婚禮,父母也有在場,雙親的笑容印證了他的坦誠,絕對值得! 「每次他飲醉酒都會向我求婚。」 說回史葛,Angus的丈夫,親切得讓大家都想跟他成為好朋友的飛機師。雖然是英籍,但史葛強調自己是香港人,在香港生活超過16年,早已視這裡為家。他們倆相識於大家還愛用MSN聊天室的年代,成為網友15年,有了多年的感情基礎,拍拖兩年,同居一年後便決定結婚。至於求婚的過程,史葛笑說:「每次他飲醉酒都會向我求婚,我每次都叫他酒醒後再問一次。」聽著,有點像電影情節。後來,還是沒有花和戒指,在床上而非巴黎鐵塔下,史葛答應了Angus的求婚。浪漫嗎?Angus自言一點也不,史葛卻給予了肯定。 「在固執這方面,我們是相似的。」 問史葛眼中的Angus是怎樣的,「實事求是、機靈、熱情」;而Angus則用「聰明、有趣、忠誠」來形容史葛。編輯回憶二人由選禮服至拍攝期間,只要是看著對方都總帶著笑意。正如Angus自己所言,只要和史葛在一起,根本沒有發悶的可能。再忙碌的生活裡,史葛都會安排好玩的活動,旅行潛水,創造美好的回憶。那他們的性格相像嗎?「在固執這方面,我們是相似的,雖然我的方法會圓滑一點。」Angus笑說。 也許就是這份有點圓滑的固執,讓他們挨過了五年訴訟生涯,最終為同志平權迎來勝利!其實香港的同志平權問題仍然有偌大的進步空間,一如Angus和史葛所言,如果所有進步都需要靠法律途徑爭取,大概到他們80歲都未能完成。官司過後,還望政府覺醒。 text/ R.Wdesign/ Winnie Chanphotos/ Billy Onair Photographyhair & makeup/ Karrie Yum Makeupwardrobe/ MODE Wedding Tuxedo

RW Team17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廖子妤(上):「人的一生都在尋找讓自己不再感孤獨的另一人」

柔弱、冷酷、氣質,是外界普遍對演員廖子妤(Fish)的印象。神經質、情緒化和敏感,才是Fish為自己冠上的形容詞。她笑說:「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有點痴線!情緒波幅較大,但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」不過三個看似負面的特質,對新晉演員來說,卻是工作上重要的養份。「這些東西對我在演戲上的幫助是大的,讓我更好的代入角色情感。」這也解釋了為何Fish可以迅速地在本地電影界嶄露頭角,先是憑電影《末日派對》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「最佳新演員」提名,然後憑電影《骨妹》獲得「最佳女配角」提名。 事業一起步便有佳績,但要在千變萬化的娛樂圈中發展下去,也難免承受一定壓力。假如說成功的男人背後需要一位知心體貼的女人,成功的演員背後,更是!對Fish來說,另一半的意義不需要如此,同時又遠不止如此。 "我一直也在找,讓我不再感孤獨的人!” 現年28歲的Fish,年紀不算大,但也拍過幾次拖。問她喜歡怎樣的男生,答案是善良、上進、有同理心,還有給予她熾熱感覺的人。「如果你喜歡一個人,無論什麼時候看見他,你也會覺得他很可愛、令你很欣賞,心裡會有一種感動,一種熾熱的感覺。」不過對Fish來說,決定和一個人在一起,還有一樣東西,比單純喜歡的感覺更重要。 「我認為,很多人都是這樣的,一生也在找尋一個可以理解自己的人,令他覺得:自己在世上並不是唯一。在我而言,在每一段感情裡,我也必定有過至少一刻,覺得被對方理解了,才會跟他在一起。」 「在戀愛裡,有一樣東西,我覺得很重要。那是我一直也在尋找,一個令我不再感到孤獨的人。而對我來說,孤獨的意思是不被理解。很多時,當我有很多對這個世界和事情的想法,都得不到被理解的時候,我便會覺得很孤獨。」 另一半的意義, 不是為了救贖自己! 有說法是,人生在世,就是要尋找自己遺失了的另外一半,找到了才可使自己成為完整的人。對此,Fish以往也相信,但現在的她,卻另有想法。「我對另一半的定義,不是為了要讓對方完滿自己而找的另一個人,而是我嘗試先令自己有自我救贖的能力,可以令自己開心,好好照顧自己了,再找一個也想自我完滿的人,然後大家在修行的路上一起走下去。」Fish表示,這也是現階段,她最想達成的,和另一半的相處方式。 累了的時候, 請找回相愛的初衷。 喜歡創作、熱愛表演,因此Fish由衷地享受當一名演員。不過再執愛的事情,也總有疲憊的時候。當擁有得愈多,反而愈容易恐懼,愈容易迷失,有時更會有過想放棄的念頭。每次有類此的想法時,Fish都會重新叫自己想一次,最初那個想成為演員的原因。對於感情,她的態度亦然。「當感情走到無力階段時,我會重看以前的合照,重溫美好的時光。我會思考彼此不再聆聽的原因,更會嘗試找回最初愛上對方的原因。」這就是Fish對事業、也是對愛情的保鮮法。 this coverstory is created by the team:art direction and co-ordination : research Weddingwedding gown and veil : the loft bridalphoto : anthony x shawnvideo : the simple concept filmingmakeup : king yip @king’s makeuphair:kenki.Lflorist:lov floralsjewellery : chow sang sang

RW Team20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余香凝:不把自己當偶像,結婚不會影響人生!

「我要結婚了!」拍攝當日,穿上婚紗的余香凝打趣地道,還主動地報上關於夢想婚禮的條件。只有25歲的她,對婚禮顯然有一定的憧憬和想像。也許在現今的世代,不許偶像談戀愛,真的已是老掉牙的說法。女神被「封盤」,真正的粉絲只會紛紛送上祝福,高興也來不及。余香凝深明此理,那一天要是遇上了對的人,也不會讓深愛的演戲與婚事成為情敵,把兩者視作對立。至於婚禮,余香凝更說,不但要搞,還要盡慶地搞! 不是偶像,夠成熟就結婚! 入行三年,隨即獲提名2019年3個金像獎大獎。事業如日方中,但即使是熱愛工作的余香凝,如果遇上對的人,也不會為自己設立一個規限,覺得一定拍多少套電影,在事業上要有一個怎樣的位置才結婚。 「我很喜歡演戲,我是一個演員!而演員無論結婚也好,生小朋友也好,一樣可以演戲,也會有適合他的角色。如果我不把自己當成是一個偶像時,以上所說的結婚生子,根本不會影響我的人生。」 說得非常爽快,加上當日身穿嫁衣的甜美造型,真的一副整裝待「嫁」的模樣。不過女神也不是說嫁便嫁。 「其實我自己一向想30歲結婚的,但首先要有一個結婚對象,而前提是,我要覺得自己準備好。對我來說結婚便是生小朋友的時候,但現在的我那麼幼稚,是絕對不適合養小朋友的。到我自覺夠成熟,可以照顧小朋友時便會想結婚。」 First Look On Jennifer:wedding gown @S.A. Bridal / accessories @ latelier debon / floral setting@ donna onstage 夢想婚禮:波鞋、向海、飲酒盡慶! 「結婚一定要穿波鞋!」自言不擅長穿高跟鞋,做姊妹時又感受到新娘朋友穿一整天高跟鞋的苦況,余香凝二話不說,一雙好走的波鞋是結婚必備!而開心舒服,正是她婚禮的首要宗旨,不僅是她,連帶她的兄弟姊妹團,以及賓客,也要是舒舒服服、開懷盡慶的! 「我的婚紗不會選太窄,因為我要吃東西、要喝酒、要盡慶!我想是海外婚禮,最好是對著海,大家親朋好友一起吃飯,喜歡的話出來唱首歌,一起喝酒聊天開開心心,大家開心舒服便最好!」 Second Look On Jennifer:wedding gown @S.A. Bridal / accessories @ latelier debon / floral setting@ donna onstage text and coordination: Research Weddingguest model : Jennifer Yuhair:Hugo Poon@ ii Alchemymakeup :Jennifer Chan @ Annie […]

RW Team20 September 2019
Style Shoots

專訪吳海昕:幸福在於你內心擁有什麼!

吳海昕(Sofiee)入行多年起起伏伏,參選港姐即成熱門,卻大熱倒灶,後被投閒置散。她不甘就此在圈中消失,到紐約進修戲劇,回港靜候機會。她潔身自愛、不鬧緋聞、不攪新聞,換來的是寂寂無聞,曾經質疑自己,懷疑人生。不過,只要喜歡就不覺痛苦,Sofiee的字典裡沒有放棄,事業與愛情都不怕默默守候,終憑《二月廿九》一劇冒起,成功入屋,廣受關注。事業有眉目,愛情又如何?就讓她娓娓道來,她對愛情、事業、婚姻的看法吧! 會閃婚的不婚女子 正值事業衝刺期,這不減Sofiee對愛情的憧憬,她不諱言愛情是第一位:「在我的世界裡,愛情最重要, 我覺得愛情與事業可以並行,兩者是相輔相成的。有事業時我都很需要愛情,因為有愛情的女人,她們會顯得很不一樣,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當然我現在未遇到一個適合自己的人,但我會默默地等候,不會局限自己對愛情的幻想。 到了我這個年紀,身邊人都會說我不切實際,這個世界不會有偶像劇式的愛情, 但我覺得即使真的遇不到,讓我空想一下也好,就算未有經歷這種戀愛,想像一下都開心。說不定在等待與想像之間,屬於我的男主角會出現呢!」 對於愛情,有人渴望轟轟烈烈地燃燒;有人希望平平淡淡細水長流,戲演得多,是不是渴望絢爛回歸平淡?Sofiee卻說自己是轟烈派:「我喜歡激烈的愛情, 覺得自己隨時會閃婚,這點我經理人都很擔心。我心底裡著實希望遇上對的人就閃婚,來一個很簡單,只得我倆的婚禮。因為當演員已經一世都在表演,但結婚是兩個人的事,我覺得當兩個人忘記這個世界,眼 中只有對方時,是很浪漫的事。」原來她追求的是轟烈的愛情,寧靜的婚禮。「我幻想自己和另一半可以 在瀑布前山盟海誓,不用太多繁文縟節。」看來想擄獲Sofiee的心,就要講求快狠準,不要煩只要快,就可讓她另眼相看。 能讓你義無反顧地前進的,總是最難忘! 能讓你義無反顧地前進的,總是最難忘;一生太短,人生最重要的是去做對你來說最有價值的事情。看到Sofiee花光積蓄去紐約進修, 在金錢掛帥的社會或會覺得很傻、理想主義, 做得香港人就應該少去旅行,儲首期買磚頭。 窮得只剩下樓的人,哪會體會到追夢的精彩?窮風流餓快活,正正是Sofiee的寫照:「在紐約讀書時,每日限住自己只可花兩蚊美金,那段時期其實幾開心。我記得lunchtime時很多同學 喜歡在學校隔離食自助餐,大約五六蚊美金一 餐,我又不夠錢,他們會邀請我一起吃,然後暗地裡請客。明明大家都不算熟,但竟然都請我食飯!這讓我感受到讀戲劇的人都很熱情, 大家都好sensitive,很喜歡感受這個世界。」 世上很多事,根本不能用錢可以衡量。經驗、 體會、友誼,都是錢買不到的珍寶。 無錢也可快樂,但自覺無才華又如何自處? Sofiee在紐約的最大困難,是一段自我懷疑的時光:「紐約有一些地下音樂節,每晚在酒吧會有不同的天才表演比賽,我的同學們經常熱心參加,我也會到場欣賞。看到每個人都有他們的talent,這都令我會想如果要我表演的話,我可表演什麼?然後我就覺得很不安,自覺自己很努力很努力,但努力後得到什麼?對自己很懷疑,覺得傾家蕩產到這裡,發現到的只是自 己是“nothing”?反思過後,我發覺才華不一定是某種實質的東西,而是在你的表演中,觀眾會看到你的經歷,你所有的過去都會在你的臉上呈現出來。譬如我一路走來不是一帆風順, 我覺得人生必會經歷失敗,但在失敗的過程會看到自己的潛質,可能是你的心理質素比其他人好,你的抗壓能力會比人高一點,這些都是在我自我質疑的時候所賺到的。無可否認總有氣餒的時候,但我沒想過放棄。」 讓我可以自在做自己,就是我理想的另一半了! 《二月廿九》餘韻無窮,很多觀眾都想幫女主角Yeesa解開戲中的三角關係,網民的結論是:「男朋友揀余家聰;老公就選Ryan。」現實中Sofiee的答案竟是:無答案!「我不會話揀邊一種男仔去做我的另一半,最終都是看緣份。 就算你找到一個好似無缺點的男人,相處下他都可能不適合你,你就是對他沒有感覺,所以我不會有個框框想另一半要點點點。只要我跟他在一起,感覺舒服,讓我可以自在做自己, 就是我理想的另一半了!」 婚姻對不同女生有不同定義,有人認為是 關係的昇華;有人覺得婚姻只是一張「長期飯 票」,對Sofiee來說,婚不婚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個他:「幸福在於你內心擁有什麼!只要找到一個我鍾意的人就可以了,對我來說婚姻只是一張紙,是一個形式,告訴世人你倆是合法夫妻。我問你一張紙同一個心,你會揀什麼? 我就會要個心,所以不結婚都不緊要。當然現在的我這樣說,將來看法如何可能會變,人在不同年紀會有不同想法,但我幾肯定未來10年都會想要無拘無束。」Sofiee心目中的大團圓結局,不一定是有情人終成眷屬:「人生是由很多遺憾堆砌而成,如果沒有遺憾,人生就沒趣味。有遺憾反而促使你去想:如果當初我這樣的話,現在會如何?」也許,人生就像是一幅缺了一塊的拼圖,但缺了一塊不一定是壞事, 因為有時缺少了,反而多想像。 Text : Kimmy LoPhotos : Anthony & ShawnHair & Makeup : Joman WeddingWedding Gown : thirty30.bride s.a. bridalJewellery : L‘atelier de bonFlorist & Decoration : Yusaki HanayaShoes : OdelicateVideo […]

RW Team22 June 2020

RW Brides

To get latest wedding information, exclusive event invitation and attractive discounts from wedding talents.

Join RW Brides Now
Sign up for RW Newsletter
Research Wedding ©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Research Wedding ©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Top magnifiercrossmenuarrow-right